白银越野赛遇难者妻子:我也是越野爱好者,但我不知道会有这么骇人听闻的结果

原标题:白银越野赛遇难者妻子:我也是越野爱好者,但我不知道会有这么骇人听闻的结果

甘肃白银景泰山地越野赛最新调查处置工作进展公布:病情较重患者生命体征平稳

本刊记者/胥大伟

刘芸第一次见到丈夫严军的遗体是在5月25日下午。当地政府并未告知家属具体的死亡原因,也未向家属出具相关的尸检报告。后来,遗体被存放在景泰县中医院太平间里,5月27日听说遗体已经变形,家属情绪激动,一时难以接受。严军的母亲听说之后,一度昏厥入院治疗。刘芸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面对家属的质问,当地政府相关人员并未道歉或者给出解释。

在一番交涉之后,事件有了初步“转机”。刘芸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当地政府方面答应了家属提出的先火化遗体,再开具死亡证明的要求。但对于相关赔偿协议,严军的家属明确拒绝签字。遇难者家属们表示,希望了解事故发生的真相,要求当地对与比赛有关的各种疑问做出回应,并明确认定相关责任。

白银越野赛遇难者妻子:我也是越野爱好者,但我不知道会有这么骇人听闻的结果

(白银越野赛遇难者严军的遗体被存放在景泰县中医院太平间里。图/本刊记者 胥大伟 摄)

中国新闻周刊:当地政府在赔偿协议方面是如何跟你沟通的?

刘芸:第一,他们的统一口径是说事故是天气的原因造成的。第二,之前他们一直劝我们签这个协议。

中国新闻周刊:你认为他们给出的协议方案是否合理?

刘芸:不合理。因为目前给出的95万元赔偿款中,50万元是参赛人员报名时购买的集体保险,不应该属于赔偿款的范畴。实际上,此次方案真正的赔偿是非常少的,而且他们(当地政府)一直强调天气原因,而不是责任人原因,关键就是责任的认定。

中国新闻周刊:事发当天情况如何?

刘芸:我本人也是越野爱好者,此前我跟我丈夫都参加了这里举办的第一、第二届白银越野赛。今年因为家里的老人需要照顾,走不开,所以我没有过来。我肯定也是高度关注这场比赛的,所以不光是在微信群,我通过一个微信小程序可以监控他们的GPS轨迹。

当天下午一两点钟的时候,在运动员群里,我发现很多人就开始反映状况不对。后来我就突然看到有关我先生的一个视频,因为我也有这方面的阅历经验,当时我就知道情况不好,但是我当时也不知道会有这么骇人听闻的结果。知道情况不好以后,我就决定直接飞过来,因为我当时看到他是头部受伤,我还带了他的医保卡,我想他可能会在医院观察一段时间。

展开全文

5月23日10时20分,航班落地兰州之后,我打开手机,然后接到组委会的短信和电话通知,说很遗憾地通知你,严军在这次事故中遇难了。

中国新闻周刊:此前你参加过两次当地的越野赛事,遇到过极端天气吗?

刘芸:两届比赛中,第一届给我印象很深刻,当时比赛是在5月30日举办的,那天正好是我丈夫的生日。当时各个赛段整体还是比较顺利的,晚上的气温算是正常。但到了6月1日,景区突然降雪。6月飘雪,让一些未离开的运动员和工作人员猝不及防,冻得够呛。

中国新闻周刊:今年你丈夫过来参赛,你有提醒他记得带冲锋衣这些物品吗?

刘芸:第一届比赛时,赛事方是严格要求选手必须携带冲锋衣、含羊毛的保暖内衣等物品,我们都是按照规定来准备,而且也带齐了的。从第二届开始,赛事方基于第一次的经验,他们认为5月底可能会冷,所以推迟到6月中旬举办。我们第二次来的时候,天气很热,因为甘肃这边的天气除了热,风还非常干燥,没有强制要求冲锋衣,肯定也是用不上的。我收到他的遗物里,正好有今年的参赛手册,里面的强制装备中并没有冲锋衣。对于强制装备,我们参加长距离的越野,安全意识还是非常强的,因为户外运动是有风险的。

中国新闻周刊:赛前你丈夫提过当地天气的情况吗?

刘芸:我都问过他,比如说强制装备或者天气的一些情况。他说群里说法很混乱,有的人说天会冷,有的人说天会热。所以强制装备这方面好像就要求的不是很严格。所以从我的角度来看,最后赛事组委会对强制装备的要求,是按照天气比较热的判断来准备的。但开赛前半小时,我先生就发微信告诉我说风很大了。

中国新闻周刊:你有参赛经验,在你看来如果遇到大风等天气,是不是应该要终止或者推迟比赛?

刘芸:对!首先根据天气的变化,组委会应该有个预案。打个比方,日本环富士山赛,当地气候变化也是非常复杂的,会有风雨交加甚至下雪,赛事方曾经连续三年取消比赛。这个赛事高手如云,名额也是很难得的。然后,他们主办方哭着对大家说,对不起,取消比赛。

中国新闻周刊:你认为甘肃白银越野赛的赛道难度高吗?

刘芸:难度不高,但是它的设计非常不合理。首先,因为它真的是完全在无人区里。其他地方的赛道,往往山区和居民村落是相交的,这样相对于救援、补给、医疗保障以及人员上下山都比较方便。其次,我们也跑过其他的一些越野赛,但是赛道的上升、下降,都是有一定比例,但不会像白银越野赛这样,有一个很长的大爬升,这会对运动员的机体还有体力各方面都有影响。因为它超长爬升,而且CP3没有补给点,没有水站,备水不足会使得有些运动员爬坡的过程中暑。因为没有水喝,在知道后面将面临这么长的上坡,一些运动员就决定弃赛。

中国新闻周刊:你对白银越野赛赛道有什么印象?

刘芸:因为跑出了CP1之后,到CP3之间,这是一个漫长的上坡,中间没有任何补给,而前两届同样也是没有补给的。这几届赛事下来,赛道几乎没有变化,赛事的运营组织方也一直是甘肃晟景体育文化公司。

中国新闻周刊:参与这些赛事,你们会特意去了解赛事的相关背景吗?

刘芸:我们会选择一些口碑好的大型赛事。当时参加这个比赛是因为正好这几年国内的跑步热,很多赛事都需要抽签来报名,当时它是第一届,参赛名额报名“先到先得”,对其他的情况是不了解的。

但是参赛手册上明确写着,这个赛事是当地市政府主办,甘肃晟景体育文化公司只是个承办方。我们也参加过国内外的马拉松,包括越野赛,我们始终是有这样的印象:只要有政府背景的应该都没问题。所以我们当时虽然想到西北地区比赛条件可能不会太好,但是因为有政府的背景,所以我们还是报名参赛了。

中国新闻周刊:你丈夫遇险之后,有发出过GPS的求救信号吗?

刘芸:没有。因为失温状态首先可能会导致人的意识昏迷,其次一些朋友说当时手冻僵了,他想去摁SOS键,但那个按键是很小的,他都摁不了。一位东北的朋友跟我说,把手冻僵以后放在嘴里含着,捂一下就暖和过来,但是他说这次不管用。所以说那个时候,在他的意识模糊甚至失去意识的情况下,他没有摁SOS键。我拿到他GPS的时候,机器是关着的,我不知道是因为没电还是被关掉了。

中国新闻周刊:你丈夫失联的时间点得到确认了吗?

刘芸:我跟他们(政府)的工作人员私下沟通过,我明确表示过,需要知道这个时间点。当时,在GPS位置信号追踪的微信小程序上,我看到他应该是在28公里处出事的。但具体时间点并不清楚,实际上根据我们的了解,他们可能是在中午一两点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出现问题了。

(出于受访者保护原因,刘芸为化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