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啤酒被“篡改”日期,沃尔玛为何没发现?

原标题:进口啤酒被“篡改”日期,沃尔玛为何没发现?

进口啤酒被“篡改”日期,沃尔玛为何没发现?

文/ 余源

临近保质期的商品,修改生产日期继续售卖,这样的场景往往发生在一些不规范的小商小贩身上。

然而这一次中招的却是沃尔玛,曾经的零售之王,而涉事的相关商品还是进口的。

近日,有消费者向媒体曝光称,自己从沃尔玛购买的进口啤酒存在篡改日期的情况。

5月19日,深圳市场监管局通报调查情况,表示该情况属实,并对沃尔玛立案调查。沃尔玛方面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公司对于此事深表歉意,涉事产品目前已经全部下架,并进行召回。

涂改生产日期的情况是如何出现的?涉事产品的数量又有多少?既然消费者都能发现,为何沃尔玛没有发现呢?

进口啤酒被“篡改”日期,沃尔玛为何没发现? (图/澎湃视频截图)

进口啤酒生产日期被篡改?

展开全文

近日,有消费者向媒体曝光称,自己在沃尔玛多家分店购买到的啤酒,涉嫌篡改生产日期,以延长保质期。

据悉,该款产品为立陶宛卡纳皮里臻选啤酒4罐装,单价19.8元。瓶身底部显示的生产日期为2020年10月5日,保质期至2021年10月5日。但几乎就在同一位置,还有两串印记稍浅的数字,标注的生产日期为2020年5月5日,保质期到2021年5月5日。另一批同款啤酒的生产日期则是从2019年7月12日,被改成了2020年10月5日。

深圳市监局在接到该名消费者举报后也介入调查。根据其5月19日的通报显示,深圳市监局于5月7日通知举报人提交举报证据材料,同时告知沃尔玛提交举报批次啤酒的进货证明材料。经核实实物、视频及相关购买票据等证据后,确认情况属实。目前,深圳市监局已对沃尔玛立案调查,案件目前尚在取证办理中,后续情况将持续通报。

5月20日,中国新闻周刊向沃尔玛了解上述事件的处理进展,对方表示,对于已经发生的啤酒双日期问题,公司深表歉意。目前,该供应商的所有产品已经下架,与该供应商的合作也已停止,问题产品的召回工作已经在全国门店展开。

对于为何会出现双日期情况,沃尔玛方面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根据初步调查结果,该生产日期的涂改发生在生产环节。“该产品进口自立陶宛,在立陶宛完成生产、包装的全过程。”

根据沃尔玛的说法,供应商解释称,其在生产过程中对日期喷码机进行了错误的设置,导致个别产品上打印了错误的日期。对于打印了错误日期的产品,供应商进行了涂抹,并重新打印正确的生产日期。不过对于供应商的解释,沃尔玛还在进一步核实中。

那么有多少产品被涂改了生产日期呢?沃尔玛方面表示供应商并没有回应,但根据公司不完全统计,存在双日期的产品比例并不高,大约不足1%。目前准确的数字还在进一步核查中。

入库检测为何没发现?

既然消费者都能发现生产日期被涂改,为何沃尔玛没能发现呢?

沃尔玛方面表示,对于每批进口产品,沃尔玛都会在收货环节进行抽检查验。此次涉事产品总共收货6048箱,开箱检查302箱,但由于涉及双日期的产品比例比较低,在收货环节没有发现该问题。

沃尔玛同时表示,该供应商自2017年起与公司进行合作,此前没有发生过任何类似问题。

和君咨询合伙人、连锁经营负责人文志宏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对于沃尔玛这种体量和规模的企业,销售过期产品不太可能是故意为之。但既然出现问题,就说明需要进一步反思。

“一方面是审视自己的抽检制度,是否还有值得优化和提升的空间,另一方面则是思考如何从根本上杜绝此类情况再度出现,那就是加强对供应商的管理。”

在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律师孔磊看来,如果此事确实是供应商篡改生产日期以延长保质期,那么性质无疑更加恶劣。“对消费者而言,这种行为完全是一种欺骗。”

虽然产品并非自己生产,但沃尔玛作为销售者,又该承担哪些责任?

孔磊表示,根据我国《食品安全法》第124条规定,生产经营标注虚假生产日期、保质期的食品,尚不构成犯罪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食品安全监督管理部门没收违法所得和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不足一万元的,并处五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货值金额一万元以上的,并处货值金额十倍以上二十倍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许可证。沃尔玛作为经营者,可以按照同样的规则处罚。

此外,根据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商家既指负责销售的超市,亦指生产的商家,消费者可根据自身情况,选择维权对象。

对于沃尔玛目前的回应,孔磊表示,这是最基本的解决方法,下一步沃尔玛还应该对消费者进行赔偿,并进行自查,看有没有其它商品存在被篡改生产日期的情况。

沃尔玛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合法合规是公司的经营准则,对违法违规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未来将进一步加强供应商管理,更好地保证消费者权益。

沃尔玛能否重塑辉煌?

沃尔玛进入中国市场要追溯到1995年,它将其引以为傲的大卖场业态带到中国,对国内大型商超业态的启蒙与升级具有重要作用。

然而近年来,沃尔玛却陷入发展困境。

数据显示,2019财年沃尔玛中国的零售门店(沃尔玛大卖场、山姆、沃尔玛惠选社区店)为420个;到了2020财年,沃尔玛中国零售门店数量则为412个。

2021财年前9个月,沃尔玛中国销售额达到87.35亿美元,同比增长6.41%,低于永辉超市、物美的双位数增长。

在文志宏看来,大卖场这种业态的尴尬在于,市场环境和竞争对手发生了变化,而沃尔玛船大难掉头。过去沃尔玛这类卖场的最大特点,是“一站式购齐”和“天天平价”,然而这两个特点都被不断崛起的电商化解,甚至替代。

面对线下流量持续下滑不可逆,沃尔玛也曾试图转型线上渠道,甚至联合一号店和京东,但效果不佳。

目前,沃尔玛在中国市场越来越倚重山姆会员店业务。相比普通商超,山姆会员店设置了260元的会员卡费用。

文志宏分析称,山姆会员店主打多样、优质且差异化的商品。“山姆会员店的大多数商品都是自有品牌,独家供货,线上渠道买不到;而且利润来自于会员费,商品几乎可以做到零利润率,因此价格比线上更有优势。”

截至2020年底,山姆会员店在中国共有31家门店,拥有付费会员超过300万,有近4500个SKU(品类)。

2019年8月,同为会员制、仓储式大卖场的Costco落地中国上海,场面火爆,甚至出现了抢购热潮。之后Costco又先后在苏州、杭州、深圳、广州等多个城市落子,不断加速在中国的扩张。

此外,盒马也在2020年推出了对标山姆的“盒马X会员店”,并宣称要在2021年新开10家门店。

面对来势汹汹的竞争对手,山姆会员店的扩张速度也明显加快。根据山姆此前公布的扩张计划,到2022年,山姆国内开业及在建门店预计会增加到40-45家。

被寄予厚望的山姆会员店,能否让沃尔玛重塑辉煌,中国新闻周刊将持续关注。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