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

原标题:你有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

作者|毛丽娜

编辑|李春晖

“有两样东西,越是经常而持久地对它们进行思考,它们就越是使心灵充满常新而日益增长的惊赞和敬畏:在我之上的灿烂星空和在我之内的道德法则。”出自《实践理性批判》的这段康德墓志铭,可能也是康德流传最广的一句话,亦是人类思想史上最气势磅礴的箴言。

康德将星空视为宇宙法则、自然因果律的代表,中国先贤亦以诗词歌赋来赞美头顶这片浩瀚的星空。

年少时,不论是“纤云弄巧、飞星传恨”的牛郎织女,还是“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壮美,星空给我们留下太多回忆。如今,或是因为城市的灯光污染,或是为着996的行色匆匆,看星星?似乎是浪漫得犹如琼瑶剧的桥段。但偶尔看到旅行综艺里有众人静望满天星斗的镜头,不是不向往的。

大概有此念头的不止硬糖君一人,居然就有人专门做了档“追星”综艺,比起以往的观星片段,这次算可以一次看过瘾了。

你有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

4月30日在浙江卫视首播的《追星星的人》,是由吴奇隆、窦骁、宋轶、何昶希担任常驻嘉宾的自驾露营综艺。大哥吴奇隆带着三位弟弟妹妹,开车辗转多地露营,捕捉星空之美。硬糖君将其概括为“露营vlog+观星实录+围炉夜话”,已迅速列入自己的“晚安综艺”清单。

“你,有多久没看到满天繁星了?”节目一开篇就发出这样的“灵魂拷问”。是啊,就像这个五一长假,我们行万里路去看远方的风景,却总忘了抬头看看天上的星星。

追星,暴击与美好共存

旅游综艺乃至其细分的房车综艺、明星露营这几年咱们都看过不少,但进一步主题化到“追星”的,这还是第一次。

手握追星指南,观星团踏上了星辰大海的远征。大哥吴奇隆是团队中的“明白星”,任何难题都有大哥出马;二哥窦骁有力气又热心,作为团队中的“大星星”,生火搭帐篷之类体力活儿都归他;姐姐宋轶爱养生,人送外号“好的星”,团队中的杂活由她全权负责;小弟何昶希身为娱乐担当“哈哈星”,最爱“多管闲事”,谁的忙他都要去帮。

展开全文

你有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

可出发前信心满满的他们,在第一站就遭遇了来自命运的恶意。原本气候干燥的黄河石林地区,忽然绵绵细雨不断,追星之旅也因此蒙上了一层不确定性。

天公不作美就罢了,“路人”也来凑热闹。为了赶上当夜能见度最好的黄金时刻,观星团马不停蹄地收拾行囊,准备从首个露营地搬往峡谷中的空地,岂料却被一群毛驴拦住去路。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看到万驴奔腾的情景。”着急帮弟弟妹妹搬运行李的吴奇隆,面对横行霸道的驴儿也只能停车礼让。

你有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

好不容易到了新露营地,观星团采买的食材又被众驴盯上——窦骁准备做晚饭的茄子被驴啃掉一半,宋轶的养生食材沙葱也被驴子享用了不少。不知他们内心是否悲愤,硬糖君是笑得很开心,并且产生了养一头小毛驴的妄想。

眼看观星团经历一个又一个命运的玩笑,就连点篝火都费了不少功夫,更让人为他们能否看到星空捏一把汗。好在所有辛苦都有回报,关掉所有光源,看着星垂平野的壮景,任何人都会为自然之力屏息,瞬间理解那些不厌其烦称颂星空的诗篇。

你有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

如康德所言,星空是自然法则,人情事理则是人间法则。恰如《追星星的人》中,抬头是星空,低头则是嘉宾们自然和谐的相处模式。这不是一档嘉宾事先已经很熟稔的熟人旅行节目,但嘉宾却没有初次见面的拘束感,甚至还主动打破节目定下的规则。

宋轶成为了观星团中的“好的星”,这个职务又有“热心群众”的别称,对其他人提出的要求都要百分百答应,且要负责旅行中所有杂活。

当窦骁与吴奇隆看到宋轶脸上表情逐渐凝固,主动提出可以反用规则,团队中所有人对“好的星”提出的要求都要回答“好的”。虽然开心接受了反用规则的提议,实际上宋轶仍以“热心群众”的标准要求自己:一大早起床张罗所有人的早餐,出门购买食材永远把养生、健康放在第一位。

你有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

尤为增加节目可看性的是,追星之路上不止有四位艺人,还有许多对星空满怀热爱的素人。于是我们认识了隔一段时间就会露营看星星来逃离城市的丹丹与小志;以星空摄影作为职业的摄影师董书畅……原来生活不止一种标准答案,总有人勇于跳到规则之外。

这就是我想要的旅行

以往看慢综艺,要省钱、要干活、要应对各种突发状况。虽说看明星“受苦”挺有意思,但同样的配方多了也难免让人索然无味。还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旅行不顺的自己,一点都不治愈了有木有。

《追星星的人》却反其道而行之,嘉宾的待遇着实令硬糖君酸了:颇具仪式感的光阵、提前搭好的温馨帐篷、满当当的露营食材和热闹的篝火晚宴。好,就当是给明星嘉宾一个缓冲时间。可这第二天观星团去附近村子闲逛,下馆子点了一大桌子好菜是什么回事?你们其实就是来安利景点、安利美食、安利露营的吧?

你有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

不过必须承认,舒适的旅途更容易令嘉宾放下心防,展示自己真实的一面。正如何昶希所说,因为在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气氛下,让人不由自主卸下伪装做自己。

都说女明星要保持身材,宋轶可能是个例外。虽然身为养生达人,她对肉类却有超乎寻常的热爱。观星团一行人前往餐馆觅食,才落座宋轶就嘟囔着要吃肉。“我们点个肉菜吧”“都是主食没有肉菜”。嗐,这不是就是和朋友一起点菜时的硬糖君吗?必须有硬菜!

你有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

老一辈中国人见面就问“吃了没”,饭桌也是打开话题的最好方式。观星团菜过五味居然爆起自己的料。宋轶说自己名字曾被错喊为“宋铁、宋软、宋轨、宋秩、宋轩”等多种版本,如今习惯了的她,已经视“宋铁”为自己的艺名。

遭遇更甚的何昶希立刻跟进,痛陈许多人都不知道“昶”字的读音,包括第一次接到这个艺名的他本人,“我当时自我介绍时信誓旦旦地告诉大家我叫何旭希”。窦骁则按照这个思路继续补刀:“大家好,其实我叫窦饶”。

你有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

说真的,节目组是专门凑了几个生僻字明星过来吗?只有吴奇隆的名字够厚道,我们小学语文水平的人也能斩钉截铁地念出来。

这种自然流露的笑点在节目中比比皆是。观星团去采买木柴、食材,窦骁却被老乡的“塑普”一路带偏浑然不觉;何昶希对雪山迷之执着,利用一切机会向哥哥姐姐提议将露营地选在雪山;挑选新露营地时,男人之间奇怪的胜负欲突然被点燃,三个加起来一百多岁的男嘉宾在河滩上即兴比赛看谁跑得快。

你有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

就像吴奇隆说的,“这种看谁跑得快的游戏其实很无聊,但就是在这种环境下,你放松了以后就会觉得很有趣。”这就是旅游的乐趣,也是慢综艺的乐趣。在那种氛围里,无聊的能变有趣、日常的也能闪闪发光。

“晚安综艺”,睡前治愈

童年时代,坠入梦乡之前总有妈妈的睡前故事相伴。这些故事里的美好与瑰丽,也成为人们认识世界的窗口。而当长大成人,晚安故事没有了,睡眠障碍上门了。“睡前看(听)什么”成为不少人的新内容刚需。

如果说“下饭综艺”填补了人们吃饭时的大脑空白、可以会心一笑,那么劳累了一天的都市人,同样需要“晚安综艺”在睡前放松身心。

与睡前故事一样,晚安综艺不需要承载太多深度思考,只需让人们通过节目忘记疲惫、松弛神经。其笑点也不是开怀大笑式的,而是会心一笑、忍不住的嘴角上扬。

你有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

《追星星的人》正是提供了这样一种“晚安综艺”体验。每周五晚十点,看四人如何应对旅行中的突发状况,他们又会结识哪些有意思的人,节目尾声那漫天星河恰如催眠曲,伴星入眠,不胜快哉?

星空足够美,露营过程足够享受,嘉宾相处足够暖心,观众获得“代偿旅行”的满足感就已足够。作为睡前“晚安综艺”,《追星星的人》努力做到了无负担,节目内外都是如此。

在素材取舍上,节目组对于追星之旅的困难一带而过,更突出旅途中的美好。这种剪辑手法带给观众的是类似于旅行Vlog的观看体验,却又有纪录片般的精致壮美。尤其是节目中的星空,随手一截就可以直接做屏保。

你有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

原本陌生的嘉宾为了同一个目标走到一起,穿越沙漠雪山去追逐星星,年长的哥哥凡事以弟弟妹妹的感受优先,而年纪最小的弟弟则有一颗扛起“全家重担”的雄心。这种和谐的嘉宾关系,本身也是一种无负担的观看享受。

至于嘉宾与素人之间的互帮互助,则提供了一种深层次的心灵疗愈。社交媒体层出不穷的社会新闻,一度令我们对“陌生人”三字避之不及。《追星星的人》再度让人感受到了来自陌生人的善意,谁不希望在旅途中遇上丹丹与小志这样经验丰富又乐于助人的好邻居呢。

你有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

值得记录的是一切美好,而不是痛苦。在这样的思路下,《追星星的人》打破了旅行综艺套路,提供无负担、眼睛与心灵都能得到治愈的“追星”体验。追星途中,见证大自然壮美的同时,也见证着人性之美。

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都市生活的压力使得人们迫切需要从快节奏中喘口气,也催生了庞大的慢综艺市场需求。田园牧歌、小桥流水,慢综艺代替观众去看山川河流,提供“眼睛旅行”的代偿体验。

也多亏慢综艺的爆发,这几年国内诞生了不少小众旅行线路,过去鲜为人知的小山村成为热门旅游景点。如今地面上的好景致挖掘得差不多了,但“天上的故事”还有极大的想象空间。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