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杀妻骗保案被告改判死刑,律师称仍存在不确定性

原标题:泰国杀妻骗保案被告改判死刑,律师称仍存在不确定性

泰国杀妻骗保案被告改判死刑,律师称仍存在不确定性

文/ 陈丽媛

轰动一时的泰国杀妻骗保案有了新进展,被告张某已由无期徒刑改判为死刑。2018年10月29日,张英(化名)同丈夫张某携女儿一同去普吉岛旅游,随后被发现死亡,张某被控因巨额保单杀人。

4月28日,受害人家属代理律师方文川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他于4月26日收到泰国第八区中院(以下简称中院)判决书,该院对此前初级法院的无期徒刑进行改判,判处被告人张某死刑。

这样的判决结果在近年来的中泰跨国凶杀案中属少见。据方文川介绍,他在泰国从事律师生涯超过35年,外国人在泰国法院被判死刑的案例非常少,有也是因为案情大多数牵涉毒品。

两级法院均认定张某蓄意杀人

张某在泰国涉嫌杀妻骗保后,很快被当地警方逮捕。这件事也随着媒体的报道,引发国内关注。

2019年12月24日,张某被普吉府检察院,依据泰国刑法第289条第4、5款,以蓄意谋杀、残忍伤害他人致死罪提起公诉,普吉府法院当庭宣判张某无期徒刑。

2020年3月23日,泰国尼采国际律师事务所律师方文川作为张英家属代理律师提起上诉。

泰国尼采国际律师事务所总经理章红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方文川向中院提出上诉后,2021年3月2日,因疫情影响,普吉法院采用视频方式,向被关押在监狱的被告人张某宣读了中院的判决书。张某得知后向中院提出申请,向最高法院继续上诉。

章红媛介绍,根据判决书显示,对于张某杀人是否为蓄意行为,中院和初级法院意见一致,认定是蓄意。酒店工作人员出庭作证时称,张英死亡时所在的泳池只有1.3—1.4米深,张英完全可以站立,且张英家属证实,张英从小就会游泳。基于泳池深度和张英的游泳技术,中院认为张英很难死于泳池。

此外,针对张某先称自己无意杀死张英,后称自己激情杀人的观点。中院法官认为,警方、检方和受害人律师提供的证据证明,张某一直在企图掩盖杀人事实。直到警方出示事实证据后,张某才声称是受不了张英的不断抱怨,双方发生激烈争吵,自己将张英的头按入水中。

展开全文

根据张某的供述,中院认为张某承认曾多次将张英头部按入水中,最后一次按在水里时间长达3分钟,张英昏迷后,自己回到房间,任由张英淹在泳池里20多分钟后,张某才将张英从泳池中拖出放在泳池旁。

此外,案发前,张某曾在短时间内为张英连续多次购买大额人寿保险,总金额高达数千万元。每年的保险费用远超张英和张某总收入,且张英父母对此毫不知情。中院认为,尽管张某辩称自己年收入达20万人民币,但是没有出具相关证明,为了获得保险,张某还曾伪造张英签名,据此可以判定张某杀害张英的目的是为了骗取巨额保险金。

此外,关于张某是否构成减刑条件,中院不同意初级法院给予的减刑三分之一的判决。方文川认为,为了谋取巨额保险金,张某有计划、有预谋的杀害张英;案发后,张某始终否认杀害张英,直到面对证据才承认;张某给警方的口供笔录和庭审证词对本案调查和审理没有任何帮助。因此,初级法院给予张某的减刑判决没有根据。

中院审理认为,张某有计划、有预谋地杀死张英谋取巨额保险金,且两人为夫妻,育有一女。案发后,张某始终否认蓄意杀人事实,案件事实依据均来自中泰警方及受害人家属提供的证据材料和侦讯调查,其没有认罪悔罪表现。因此,中院依据刑法第289条第4款判决张某死刑。

翻案可能性不大,但存在不确定性

4月28日,原告代理律师方文川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泰国的法律给予被告继续向高院上诉的权利,但是必须经由中院同意,中院将审核被告继续上诉的必要性。

截至目前,张某已经向中院提出了申请,但是方文川律师团队准备反对并要求中院驳回其申请。

方文川认为,因本案性质极其恶劣,尽管受害人家属提出反对,估计中院也会同意张某继续向高院上诉的申请。假如张某申请上诉成功,其律师团队将对他的上诉进行反驳,而高院仅限于对案件进行审核,不再开庭。

“我将尽力维护受害人家属的权益,但是同时尊重泰国法院的判决。”方文川透露,基于事实,他认为翻案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泰国是个佛教国家,仍存在不确定因素。

对于近年来的多起泰国杀妻事件,方文川分析,近年来类似案件的犯罪情况的确越来越严重,可能是一些犯罪分子认为泰国是佛教国家,执法人员中许多人都信佛,执法程度没有国内严格,可以不受惩罚。

“我认为这是坏人的侥幸心理,我决心做成一些死刑判决,对那些想在泰国做坏事的人起到威慑作用。”方文川说。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