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之色

原标题:谷雨之色

欢迎关注《中国青年》杂志官方微信

谷雨之色

谷雨之色

文/刘建春

谷雨时节,最宜乘着高铁去旅行。

踏青赏春,品尝美食,品茗会友,这是最好的季节。

大自然的馈赠是那么慷慨,春阳和暖,熏风拂面,各种暮春的美景次第呈现,几乎来不及工笔勾画,一切都是泼墨写意,尽情挥洒。

那一大片金黄,漫山遍野的是油菜花,浓墨重彩的明丽与绚烂,留住了蜜蜂,陶醉了游人。那一方方田畴,水光潋滟之中,介于鹅黄与嫩绿之间的,是一望无际的秧苗。花瓣落了,河水涨了,鳜鱼肥了,土壤松了,布谷鸟叫了,丰收的种子悄悄种下了。

乘着高铁旅行,窗外暮春的景色,就好像是一幅幅电影画面,有时候,一大片杏花就会扑到你的视野里。

杏花,春雨,在地理上,是江南的符号,一提到这两个词,你就会想到粉墙黛瓦,想到小桥流水,想到苏州评弹;在时序上,则是谷雨的符号,小楼一夜听春雨,听的就是谷雨,次日早晨,就会听见深巷里卖花姑娘甜糯的叫卖声。

谷雨之色

展开全文

《谷雨》 作者:诚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刘可

杏树,是先有花朵,再长叶子的。有一个阶段,你看到的纯粹就是一大片开满了花的树,那种缤纷绚烂,那种洋洋洒洒,那种汪洋恣肆,会让人生出无限感慨。杏花在春雨滋润下,会产生一种“女大十八变”的奇迹,刚刚盛开的时候是红色的,慢慢会变成粉色。这时候,往往恰好会来一场雨,雨丝像羊毛那么细,杏花会散发出一种暗香。等到雨过天晴,杏花会一夜之间变白,枝头就像堆满了雪一样。只要有风吹过,就会落英缤纷。

杏花的花期,那么短暂,却又那么灿烂,好像暗合了人生的某种境况,难怪杏花在唐诗宋词里的出镜率那么高。

在熏风吹拂下,香椿芽苏醒了。人们用铁丝弯成钩,系在长竹竿上,往高大的香椿树树枝上一钩,一撮撮香椿芽就纷纷掉落下来,顿时,特殊的香气在田野树林中氤氲。也有身手矫健的少年,不想墨守成规,延续老一辈人的采摘方法,他们手脚并用,三下五除二就爬到树梢,坐在枝丫上,直接用手把那鲜嫩的香椿芽摘下。然后,眺望着远方的景色,吹着口哨,唱着歌儿,采摘好像只是副业,站在高处看风景,才是主业,只有饱览了无边的美景,才不辜负眼前这大好春光。

紫红色的香椿芽,异常肥嫩,你不相信这是木本植物的馈赠。香椿芽的性格,可谓静如处子,动若脱兔。当它与鸡蛋相伴,接受烈火热油的考验,洋溢出的热烈与奔放,成就一盆香椿芽炒鸡蛋的畅快淋漓之美;当它与豆腐相遇,过水、揉盐、切碎、淋数滴麻油,可谓一箸入口,三春不忘,成就香椿拌豆腐的恬淡素净之美。

谷雨之色

谷雨,是暮春与初夏的分界线。暮春有暮春的好处,接下来的初夏,又何尝没有自己的妙处?与其像杜丽娘那样在庭院里伤春,不如手指轻点,网购一张火车票,踏进车厢,就好像走进大自然影院,此刻,你将拥有春天院线的所有佳片。

不风不雨正晴和,翠竹亭亭好节柯。

最爱晚凉佳客至,一壶新茗泡松萝。

监制:皮钧

终审:蔺玉红

审校:陈敏 刘晓 刘博文

责编:徐吉鹏洪莆番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