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影视账号,会被养肥了再杀吗

原标题:短视频影视账号,会被养肥了再杀吗

文/ 石若萧

影视类自媒体行业遭到了“毁灭式打击”。

4月9日,包括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在内的53家影视公司、5家视频平台及15家影视行业协会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将对网络上针对影视作品内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

短视频影视账号,会被养肥了再杀吗

在B站、抖音、快手等平台上,一直充斥着各种影视博主。根据“新榜”梳理,常见的创作形式有原片搬运、切片合集、影视混剪、杂谈解说、reaction等五种,其中不乏粉丝过百万或是千万级别的大号。

不难发现,作为内容创作的最上游,长视频平台为版权采购、剧集自制支付了大量成本。而短视频平台则几乎无需付出代价,就能在二次创作的基础上获得大量流量。

此前也有相关维权案例,但基本都是针对纯粹的盗版资源,对定义不明的各种短视频内容形式则关注不多。如今整个行业联合发文抵制,可谓是头一遭。

但对长视频平台这种看似合理合法的维权行动,大众的态度却几乎是一边倒的反对。在“新浪电视”相关微博下,三千余条评论中几乎全部是反对声。其中最高赞的评论是:“有些剧最大的热度就是短视频的剪辑了。”

“就离谱,现在这创作环境都这么困难了吗?出品方难道不知道自己家出的很多作品都是通过二创得到很大宣传效果的吗?多少烂片都是因为二创让人们知道你的名字。给你宣传的时候你把数据算进去了,耽误你赚钱翻脸不认人了,而且关于授权各方各面什么都没说清楚,就要追责法律责任了……真会整活呀。”一名网友如此评论。

诚然,在大部分流量入口都被短视频APP所占据的今天,电视剧或院线电影上新,都绕不开同短视频APP之间的宣发合作。其中,用户的UGC创作内容,给很多影视剧带来了实时热度。这使得平台如今的联合发难,颇有种“过河拆桥”的意味。

而更多网友则站在普通用户的立场,把炮火对准了长视频平台的定价策略:

版权保护是好的,但是这种杜绝二创、杜绝自来水的模式感觉把版权保护走偏了,保护的已经不再是创作者的权益,而是资本方的利益,一股子“要看要玩都特么给老子交钱”的味道,贪婪又短视。

展开全文

不就是想自己会员越开越贵,然后也不给安利,把路封死吗?

如今,联合声明已经发出了一周。中国新闻周刊发现,目前的抖音、快手上,情况并没有太多改善,依然充斥着大量电影解说账号。

短视频影视账号,会被养肥了再杀吗 (相关示例)

如何规避?

其实,对电影、电视剧的各种“浓缩”风气,并非是短视频APP带起的。这种操作早在PC时代就有了。

早年的各个主题贴吧内,都有相当多的“图解电影”内容,通常模式是将电影的关键情节发展部分从头到尾截图一遍,再搭配上文字解释。如此翻过三四个页面,不超过十分钟,就能浏览完一整部电影的大致情节脉络。而电视剧则相对少见,毕竟内容总量相对太多。

随着贴吧逐渐式微,移动互联网崛起,该操作一度转移到了各个公众号上。但由于“图解电影”类内容原创性欠缺,主要目的在于引流;而公众号又具有相对封闭属性,本身不属于流量入口,两者调性并不十分匹配,该内容形式一度式微。

法律也在对该行为进行打击。2020年7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了一起关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图解电影”信息网络传播权案件。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蜀黍科技公司运营的“图解电影”APP和“图解电影”网站为在线图文电影解说平台,宣传“十分钟品味一部好电影”,在其网站上提供了上述两部作品的“图解电影”图片集,侵犯了优酷公司对上述两部剧集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最终判赔经济损失3万元。据了解,此案是全国首例涉及将影视作品制作成网络图片集方式侵权的案件。

短视频影视账号,会被养肥了再杀吗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剧照 图/豆瓣)

但随着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工具崛起,这种内容形式又焕发了新生。常见操作是将一部完整的电影拆分为三到五个时长2分钟左右的视频,同时满足用户的好奇与惰性。当然,为吸引眼球,且规避版权纠纷,视频制作者所选取的影视素材大多是海外小众的猎奇、惊悚、暴力影片。

星娱乐法创始人、娱乐法律师李振武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现行《著作权法》规定,只要不满足合理使用和法定许可制度的前提下,未经权利人许可传播已发布的影视作品的行为,都涉及侵害著作权,甚至可能会侵害相关演员的肖像权。

根据相关法律,“合理使用”的情况共有12种。而在李振武看来,文娱行业中,大多数情况下恐怕能够适用的仅有一种:为了评论说明解释某一个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已发表的作品。

“例如说我要讲一个观点,得引用一个论据。我之所以引用这部电影的一些情节,本意不是为了展现这部电影的实质内容本身。引用的时长又很短,构成‘适当引用’,这种才可以纳入到合理使用中去。”李振武解释道。目前,如Sir电影、独立鱼电影等自媒体大号都是遵循如此操作逻辑,大部分文章并非为了展现电影情节本身,而是从演员表演、反映社会问题等角度切入。

但“时长很短”并不能构成逃避法律责任的条件,因为并没有相关法律规定合理引用、截取的时长比例。该条款着重点在于“适当引用”四字。何为适当,则只能根据个案去具体分析,包含大量法官主观评价的成分。

2019年3月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公布了“爱奇艺诉华数”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一案终审结果。“华数手机电视”APP擅播了电视剧《花千骨》片段,被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爱奇艺公司”)诉至法院,索赔20万元。法院二审认为,华数公司侵权播放的《花千骨》片段共计56个,总时长约200余分钟,该使用行为显然已超出了合理限度,按照终审结果,判决华数公司向爱奇艺公司赔偿10.5万元。

短视频影视账号,会被养肥了再杀吗 (《花千骨》剧照 图/豆瓣)

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屾山在其个人微博上引用了此案。他提到,被告抗辩的理由之一就是使用时长有限,且在客观上协助了电视剧的宣传。但法官在判决中显然并没有采纳该说法。

养肥了再杀?

联合声明发布的第二天,腾讯视频开始实行新的VIP价格。而早在去年,爱奇艺也对黄金VIP会员价格进行了上调。两相对比,值得玩味。

这或许说明,长视频平台已经承受不住亏损了。并且在可见的未来,情况也很难扭转。爱奇艺财报显示,2020年,其亏损超过70亿人民币,优酷和腾讯视频两家则均未公开财务数据,亦从未宣布盈利。

原本长视频行业笃信的理念之一是:只要时间足够长,内容池积累得足够大、足够深,早期内容不断吸引新用户的注册,那么单部内容成本就会随着时间摊销,最终趋近于零。

但实践中,以上规律只适用于口碑好、质量高的经典作品。大部分当年的爆款内容并不具备时效性,播出后就被观众遗忘,放再长时间也引不了新订阅。至于大多数腰部、尾部作品,拉新作用更是极为有限。

最重要的是,用户总数本就有上限。挖掘存量(涨价)的同时,也必须从他处拉新。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0年12月,短视频用户规模8.73亿,占整体网民的88.3%。而爱奇艺和腾讯两家付费会员数均刚破亿不久,增速与往年相比已大幅度放缓。

为争夺用户,长短视频平台之间开展了“恶性竞争”,一齐向对方的领地发起进攻。去年春节,西瓜视频买下《囧妈》,今年抖音又进入微短剧赛道;快手也一直扶持各个原创账号,发力制作30-60分钟时长的中视频;B站今年也继续加码综艺内容,并大量购入如“奥特曼”等经典剧集版权;

短视频影视账号,会被养肥了再杀吗 (《囧妈》剧照)

爱优腾也开始切入短视频领域。爱奇艺推出了“随刻”,对标YouTube;腾讯一直在大力向微视、视频号输血;优酷宣告推出了“快看”,主打3到5分钟短视频。

李振武认为,让每一个UGC用户都去拿到片方的授权不太现实,技术上无法操作。“我觉得平台可以作为桥梁,比如说片方去找抖音官方,提供给他一个素材包,规定只有这个素材包里的画面、音乐可以用,然后抖音官方再下发给每个影视博主。”

但正因为先天竞争的存在,就使得这种官方合作变得微妙。毕竟,倘若有授权行为,为什么不优先提供给自家的平台呢?——以爱奇艺为例,“随刻创作”APP就是爱奇艺官方素材库短视频剪辑平台,专供“随刻”使用。

相比之下,作为内容生产的最上游,长视频平台借助法律,等侵权行为累积后,再进行巨额诉讼,达到“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的目的,恐怕更合乎逻辑——这不难令人想到,早年间,某些图片站大量对自媒体公众号进行起诉,案由以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和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为主,涉及官司平均每年数千起,索赔额少则数千,多则数十万,一度甚至成为了其主要营收来源。

原本,《著作权法》中规定的影视作品传播侵权的赔偿金额上限是50万。6月1日,修订后的《著作权法》将开始生效,该上限将升高到500万,另外还增设了惩罚性赔偿金,倘若侵权性质较恶劣,还可处以获利额的1-5倍以上的高额赔偿。违法成本陡然升高。

李振武认为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本来这个事就游走在法律边缘地带,打擦边球,所以刚开始也可能就养着你,等养肥了再来告你。法律实践中这样的事情还挺多的。”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