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原标题: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在大理,晴好的闲暇时光里,经常能够在户外遇见这样一群人:他们或胸前挂着一台双筒望远镜,或手持沉重的超长焦镜头,或肩头扛着带三脚架的单筒望远镜。时而四处张望,时而停下,时而小声交谈,手朝高处指认着。一时间大家纷纷举起手中的设备,向一处眺望,兴奋地交流着......他们就是观鸟者。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根据云南省鸟类名录(依照国际 IOC名录v11.1)统计,截止2021年1月底,中国大约有鸟类1450种,云南大约有1014种,其中大理州就约占697种。因为良好的生态环境,大理的鸟类数目十分丰富,有林鸟、 水鸟、迁徙季的迁徙鸟、苍山上常年居住的留鸟等。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白腹锦鸡/摄影:罗欣

而这样的先天条件,也让大理聚集了更多的观鸟者。大理州守护者观鸟及鸟类保护中心成为众多观鸟者在大理的一个归属,今天我们就要走近这一群人,了解他们与鸟的故事。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展开全文

01

兴趣让他们相聚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大理州守护者观鸟及鸟类保护中心是一家非盈利、公益性观鸟、护鸟及参与鸟类调查的民办非企业单位。

早在2015年,大理就有了相当数量的观鸟爱好者,他们自发的聚集在一起从事观鸟活动,同时向广大群众宣传保护鸟类、爱护环境的思想。但是这样个人自发的团体很难得到大家认可。为了让保护自然环境,爱护鸟类的理念影响到更多人,2018年,通过向大理州民政局申请注册,大理州守护者观鸟及鸟类保护中心正式成立。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中心目前有400多名志愿者,其中有5名核心志愿者负责中心的日常管理,薛一萍就是一名核心志愿者,也是中心最早的一批志愿者之一。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薛一萍/左三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薛一萍

中心每个人在满足自己兴趣爱好的同时,更大的意义在于保护野生鸟类,对我而言,这也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使命感。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金枕黑雀/摄影:薛一萍

中心志愿者来自五湖四海各行各业,其中有观鸟界的大咖专家,也有萌新小白;年纪最大的有60岁,最小的年仅13岁。大家除了一起观鸟之外,还都以珍爱自然环境,推动生态文明建设,促进人鸟和谐共存,建设美丽中国为共同使命。

02

热爱催生出的“强迫症”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在观鸟界中流行着这样两个词,“鸟种老千”和“数毛版”,“鸟种老千”是指拍摄到上千种的观鸟大咖;“数毛版”则是指能够拍到数得清鸟的羽毛的照片。而观鸟人们多追求拍到更多种鸟类以及“数毛版”的照片。为此,观鸟人们似乎都有着“强迫症”一般。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须浮鸥/摄影:罗欣

不仅对观鸟拍照有着“强迫症”一般的要求,而且有着严格的观鸟准则。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薛一萍

凡是进群的的志愿者我们都会给大家发布观鸟准则,我们追求的是拍到最自然状态下的鸟,如果感觉到鸟已经发现我们了,我们都快速离开。这样的欣赏方式更尊重自然,它们有自己的空间,人与动物在当下这个状态下是应该平等的。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大理州守护者观鸟及鸟类保护中心观鸟准则:

大理森林公安局举报电话:3035511(州)、2212500(市)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如此“强迫症”导致想要拍到一张满意的照片,往往不仅需要靠技巧、讲经验、凭运气,还需要拼毅力和耐心。

对此,志愿者罗欣就深有感触。作为大理市下关二小美术老师,罗欣爱好人文风光摄影,也有10多年摄影经历。一次在大理罗时江湿地拍摄灰雁起飞的画面时遇到了观鸟中心的志愿者在组织活动便加入了中心微信群,在群里认识了许多老师,学习到很多鸟类知识后,更加对观鸟感兴趣。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2018年7月份罗欣正式成为了一名中心志愿者,并且在学校成立了观鸟社团。过去小鸟只是他照片中的点缀,如今却成为了主角。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罗欣/第一排右一

罗欣曾带着社团的小朋友们在苍山徒步往返20公里,只为拍摄一张满意的照片,却最终无功而返。也曾和中心的志愿者们利用上班的空余时间轮流守候几天,最终拍到了罕见的栗鸳。“栗鸳在中国都很少见了,这次能拍到大家都很激动,这也说明大理的生态环境在向好。”如今说起这些经历罗欣仍然难掩激动。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栗鸳/摄影:罗欣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罗欣

观鸟和风光摄影不一样,讲究机缘,也讲究耐心和技巧,拍摄路径也有不同。有时候拍到一张照片很快,有时候需要花费好几天,可是捕捉到照片时的那种满足感会让之前的付出都值得。

03

使命感开出守护的信念之花

除了观看者,中心的志愿者们还有很多另外的身份,记录者、保护者、宣传者......

鸟类也是生态指标。在日常的观鸟活动中,大家都会自觉的记录和提交观鸟记录,以“公民科学”的方式,加入到鸟类调查中,促进鸟类研究不断深入。在自己做好野生鸟类保护工作的同时,大家努力用自己的行为去感染更多的人。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薛一萍

因为过去的生活习惯和习俗的原因,大理很多山区都有猎杀鸟类的行为。我们就深入山区,走村串寨给大家发宣传单,告诉大家要保护野生鸟类,一开始我们被狗咬,村民也不理解,后来我们和森林公安合作,情况就好很多了,现在大理鸟的数量、种类越来越多,以前没有见过的鸟现在也能见到。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栗背短翅鸫/摄影:罗欣

大理也是猛禽迁徙过境的通道,这引来了很多人猎杀鸟类,为此,每年秋季中心的志愿者们都前往山上开展护飞行动,为鸟儿们开通了一条迁徙的“高速路”。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打鸟人的长杆

薛一萍

每年大家都是自愿上去,大到设备、路费,小到盒饭、矿泉水都需要大家自己承担,可是大家都对此毫无怨言,反而在自己去不了的时候觉得遗憾。我每年到这个时期都要早早提前安排好工作,争取参加。因为它们的生命只有一次,没保护好,没有了就没有了。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对每一个中心志愿者来说,最开心的无疑是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爱护野生鸟类的重要性,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在罗欣学校的观鸟社团里,就有越来越多的小朋友加入其中,和中心的志愿者一起参与观鸟、爱鸟、护鸟的行动,小小的身躯大大的能量感染了越来越多的人,这种使命感的“接力”让爱护野生鸟类,保护生态环境不再只属于大理州守护者观鸟及鸟类保护中心。

视界·人物丨观鸟者:与鸟邂逅山水间

过去,或许有很多人不了解,这群镜头整天对这鸟类的人所做的有什么意义,或许这就是意义:

罗欣:“鸟儿们远比我们照片上看到的要美,我们现在记录下这一张张照片,为的就是以后不仅仅只能在照片上看得到他们。”

薛一萍:“我们对鸟类是有特殊的情感,它们是有灵性的,人类对它们好它们有感觉的,我们保护它们并不是单一的付出,无论是生态环境还是情感上,我们自己的也得到了回馈。”

照片和数据由大理州守护者观鸟及鸟类保护中心提供

来源:大理融媒 记者:李雪 钱娜 李澄尘

编辑:段德光 审核:王 浩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