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可怕!”这种新型饮料接连夺命,有人每年花超20万元服用!紧急求医

原标题:“太可怕!”这种新型饮料接连夺命,有人每年花超20万元服用!紧急求医

“太可怕!”这种新型饮料接连夺命,有人每年花超20万元服用!紧急求医

刚过三十的李清源来自广东云浮罗定罗镜镇,大约从3年前开始,当地青年开始疯狂的痴迷于一种或淡黄色或透明无色的“咔哇水”。

“混着开水、饮料喝的有,直接喝原液的也有。喝了之后,有种欲仙欲死的快感,非常好睡觉。”但随着饮用次数的增多,这东西就开始如同跗骨之疽般让人欲罢不能。

“太可怕!”这种新型饮料接连夺命,有人每年花超20万元服用!紧急求医

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的李清源对接触“咔哇水”追悔不已。

“如果不是身边有朋友在干戒的过程中出现死亡,我们也不会这么着急来广州戒断这个。太可怕了。”就在李清源接受南都记者采访前一天,一同前来广州戒断的一名女同伴就没抢救过来,死于极度心衰

“太可怕!”这种新型饮料接连夺命,有人每年花超20万元服用!紧急求医

所谓的新型咔哇水的原液,经鉴定为一种名叫伽马羟基丁内酯的化合物。

同个县涌来了20多位自愿“戒毒”者

从3月初以来,20多名来自广东云浮罗定,症状雷同的年轻人,先后自愿来到广州仁泰医院(广州白云自愿戒毒医院)戒毒。此前,他们至少服用一种当地“绝命毒师”配置的所谓“咔哇水”一年以上,均花费20万元以上。

展开全文

家庭经济条件尚可的李清源,一直不敢停用日益昂贵的“咔哇水”。此前,他有接触过氯胺酮类毒品“k仔”,两相比较,他对“咔哇水”的形容就是恶魔,甩都甩不开的恶魔。

在李清源的描述中,如果服食者一旦停用咔哇水,人就几近癫狂、亢奋异常。染上这东西以来,他从没有睡一个囫囵觉,因为两三个小时药效一过,就得起来再喝上50毫升。

还有一个同样年轻的咔哇水服食者,因为戒断的过程中出现了严重的入睡困难,于是一颗、两颗、三颗、四颗擅自加大安眠药物的药量,最后加到了近20颗……结局,是个悲剧。

即便是住进了广州专业的医院,其中一名女性成瘾者,也因急性心衰没能抢救过来。另一人同样经历了大抢救,命虽救下,但出现了严重的脑损伤。

“太可怕!”这种新型饮料接连夺命,有人每年花超20万元服用!紧急求医

出现戒断反应的患者,一般就会出现严重的幻视、幻觉、幻听,必须通过束缚带强制束缚在病床上。

服食后伤肝、伤肾、伤心

自行干戒则危及生命

对于咔哇水成瘾者的戒断治疗,在广州仁泰医院这家以戒毒、成瘾性治疗为主的医院并不是第一次。但这一波次的患者所表现出来的严重性,让收治医生、病区主任、分管院长、专家都异常惊讶。

之前的咔哇水主要成分是%u3B3-羟基丁酸(GHB),一种国家严控的一类精神物质,具有强效镇静效果,早期也被作为麻醉药物使用,但因为其毒副作用过于巨大,很快被弃用了。

“太可怕!”这种新型饮料接连夺命,有人每年花超20万元服用!紧急求医

自行干戒4天方才就医的女性患者,最终因严重心衰,经过数个小时的多学科抢救,没能抢救过来。

而初见这批咔哇水成瘾者时,首诊医生谭红海印象最为直观:患者普遍的谵妄(一种严重精神症状,表现为幻觉、幻视、幻听等)、抽搐、手抖、癫痫发作症状,好几个人在出现戒断反应时甚至直接失去意识、昏迷过去。

谭红海告诉南都记者,如果持续喝这种新型咔哇水,能够将一系列精神、心理、身体上的症状进行压制的。成瘾者可以像正常人那样沟通交流,甚至配合检查。可停用4-6个小时后,也就是药效完全过去后,“僵尸”症状就出现了。

强烈的戒断反应

让成瘾者大多需要重症监护

26岁的罗毅是众人中症状相对轻微的一个。

罗毅说,上瘾后,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性格多疑。近一年来,由于身体的耐受性,喝得越多越久,同等剂量的“咔哇”已不能满足罗毅身体、内心对它的渴求,剂量也就越来越大。

此前,老版“咔哇潮饮”已经明确界定为毒品,但这一次,核心成分的分子结构有了微调,情况变得复杂起来。

为了弄清楚这批患者到底喝的是什么东西,医院对他们的毛发、体液、血液标本进行了排查,结果传统的六大类毒品检测,这群人全部呈现阴性。

同样26岁的廖杰,反复口服“咔哇饮料”2年,出现幻觉2个月,谵妄、抽搐等症状严重,无法正常说话,肝功能、心脏功能严重受损,而且有明显的神经系统受损后遗症。他也经历了一次大抢救,当时他的心肌酶指标高得惊人。

另一名成瘾者陈华表示,“喝完10分钟后就会觉得身心放松,心情平静,疲劳顿消,但不到一会儿工夫便会双眼发沉,昏昏欲睡,进入一种冥想状态。”半年来,陈华从没停止过喝“咔哇饮料”,但他却认为自己没有上瘾,也不认为自己是和吸食海洛因、冰毒一样的“瘾君子”。

直至去年10月份,口服“咔哇饮料”后出现自言自语、凭空听到有人对他说话,疑人害他,出现幻觉、抽搐,伴随癫痫发作才意识到“咔哇饮料”的严重危害。此次是陈华第二次住院治疗,3月6日入院时伴有焦虑、恐惧不安和害怕,由于大脑中枢神经受损,合并出现了抽搐、肌肉收缩导致脖子僵硬等戒断反应。

分子结构发生了细微变化

危害却变得更大

在李华林主任、谭红海医生手中,有几瓶年轻人交上来的咔哇水原液。眼药水瓶大小的瓶子里,原液或通体透明或色泽淡黄。原液有一定的腐蚀性,滴少许在手上,能感觉到明显的刺痛。而将其滴在皮质沙发上,则会出现一定程度的烧灼样痕迹。

在将原液样本通过邮寄、转送的方式送到上海、广州最为专业的毒物成分检测机构。2天后,结果转送到了李华林手中:新型咔哇水的主要核心成分是GBL—%u3B3-羟基丁酸内酯。一种效果远超GHB的化合药物。

“太可怕!”这种新型饮料接连夺命,有人每年花超20万元服用!紧急求医

医院专家李华林和上海权威鉴定机构的沟通,结果显示,这些年轻人喝的咔哇水,成分为GBL。

“脂溶性和密度较高,使用它会带来更高的过量风险。GBL比等摩尔剂量的GHB更快地达到更高的血浆峰值水平,这缩小了造成预期效果和昏迷之间的安全范围。专业的医生都比较难掌握这类化合物多少剂量有镇静效果,多少剂量会导致昏迷,更何况将其当水来喝的普通年轻人。”李华林表示,通俗点翻译,就是这类化合物比早期咔哇水致幻、致命的毒力更强,而且其药物半衰期(直接关系药效和毒品的使用频率)更短。

记者通过化工百科检索发现,GBL(%u3B3-丁内酯),别名 %u3B3-羟基丁酸内酯,其与水及一般有机溶剂可以互溶,在脂肪烃中微溶。该化合物早就存在,并被工业上应用于生产环丙胺、吡咯烷酮等药品,也是工业的溶剂、稀释剂、固化剂等。

它是明确的有害物品,明确吞食有害。如不慎与眼睛接触后,须立即用大量清水冲洗并征求医生意见。检索同时发现,“该物品属低毒类物质,对中枢神经有麻醉作用,大鼠经口LD50 =1800mg/kg,对皮肤有刺激作用,其烟雾对眼睛、黏膜和上呼吸道有刺激作用。”

张治华告诉南都记者,得益于对核心成分的明确和一个月来的临床探索,目前广州仁泰医院对于同类咔哇水成瘾患者的救治经验已经更有信心了。

好消息

将新型毒品列入管控不会超过9个月

从事戒毒工作多年的谭红海医生告诉南都记者,新型咔哇水具有毒品的所有特性,它成瘾、它有强烈的戒断反应,它还致命。

张治华表示,这类不断涌现的新型毒品事件,也提示我们一定要有更为强烈的防控意识。不能等年轻人去尝试了、吸食了,成瘾了再去干预,即便医学上有手段能戒断,对吸食、服毒者的影响也是终身的。

涉毒刑事案件法律专家、北京市立方(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红兵表示,对于涉毒案件,我国的打击力度是极大的,甚至可以说是全球禁毒力度最大的国家之一。而对于新型毒品的列管,国家也有未雨绸缪。

“根据2015年国家禁毒委、食药监、卫健委联合出台的办法,对于那些成瘾性极强,危害极大的精麻药物,从发现立项到认定为毒品进行列管的时间,不会超过9个月。”

来源:南方都市报(ID:nddaily)

记者:王道斌、吴佳琳

通讯员:谢智菲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收藏

举报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