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光|字节游戏五年无果,沐瞳难成下一个“musical.ly”

原标题:远光|字节游戏五年无果,沐瞳难成下一个“musical.ly”

远光|字节游戏五年无果,沐瞳难成下一个“musical.ly”

出品 | 搜狐科技

作者 | 宋婉心

编辑 | 杨锦

沉寂了近一年后,字节游戏通过一起收购将自己拉回了舞台中央。

字节跳动旗下朝夕光年3月22日正式收购《Mobile Legends: Bang Bang》(《无尽对决》)的母公司沐瞳科技。据路透社报道,此次收购字节跳动付出了100亿人民币的现金和价值150亿的股权,支付对价约合40亿美金。

沐瞳CEO袁菁发表全员信,称沐瞳和字节跳动拥有共同价值观,此次并购后,沐瞳会保持独立运营,将融合字节跳动在海外的运营经验,共同开拓全球游戏市场。

游戏业务是字节跳动的新增长曲线,也是内部确定的长期业务方向。去年4月,游戏业务负责人严授曾表示,字节游戏将会在2020年招聘1000人,且有消息称字节曾计划去年年内推出一款MOBA(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一款SLG(策略类游戏)和一款MMO游戏(大型多人在线游戏),均为自研。

但显然,这一年来,字节自研游戏也没有任何踪影,甚至官方对外发声也陷入了沉寂。

而成立于2014年的沐瞳,旗下的拳头产品《无尽对决》正是一款MOBA游戏,且在东南亚市场成绩不俗,该游戏促使沐瞳成长为东南亚最大的MOBA游戏公司,同时也是海外用户最多的游戏企业之一。

二者的合并看起来是一场各取所需的双赢,但随着沐瞳联合创始人之一张冠群曝出股权被违规变更事件,沐瞳急于卖身的时间点以及背后原因变得意味深长,而字节求购心切,出价40亿美元也被市场认为估值过高。

不过中娱智库创始人兼首席分析师高东旭也向搜狐科技表示,沐瞳估值40亿美元,虽然有些溢价,但基本上体现了沐瞳对于字节跳动在游戏战略布局上的价值。

在一场“看起来很美”的交易背后,字节已经运行三年的游戏业务似乎开始焦虑,行业内巨头纷纷砸钱买下游戏工作室,优质项目变得越来越少,自研又迟迟没有进展,急于布局的字节买下沐瞳求安心,但沐瞳在《无尽对决》之外又能为字节提供多少助力,仍旧是未知数。

展开全文

远光|字节游戏五年无果,沐瞳难成下一个“musical.ly”

沐瞳高位卖身?

沐瞳和腾讯渊源颇深,不仅是因为创始团队三人及公司七成员工均有腾讯背景,多年的诉讼官司也让两家公司陷入纠缠。

沐瞳创始人徐振华2008年加入腾讯,先后参与了《自由幻想》《轩辕传奇》等项目的研发,2012年以制作人的身份推出了《部落守卫战》系列游戏。但2014年,还在腾讯任职的徐振华就成立了沐瞳科技,并于5月离职后随即入职沐瞳。

当时,徐振华因为违反保密协议及商业禁止协议,被判赔付腾讯1940余元,创同类案件赔偿数额之最。但这场竞业禁止案,最初却缘起抄袭案。

徐振华2016年在沐瞳组建了移动MOBA项目组,开发了主攻东南亚市场的《无尽对决》,随后第二年,拳头公司在加州的中央地方法院,对沐瞳进行了起诉,称《无尽对决》和另一款游戏《魔法英雄》抄袭《英雄联盟》。

后来,随着侵权案战场转移到上海,诉讼主导人变为腾讯,该案也转为一场不公开的竞业禁止诉讼,最后以上海法院认定徐振华应支付腾讯上海公司1940万余元而结案。关于《无尽对决》是否抄袭《英雄联盟》的控诉至今也没有定论。

不仅如此,天眼查信息显示,腾讯与沐瞳从2017年开始就因为各类纠纷互诉,而且当下仍有一项商业诋毁纠纷正在进行中,信息显示将于今年7月8日开庭。

远光|字节游戏五年无果,沐瞳难成下一个“musical.ly”

与腾讯纠葛未了之时,沐瞳被字节收入囊中。不少业内人士向搜狐科技表示,在MOBA类游戏产品研发企业中,沐瞳已经是为数不多的好标的。

由于瞄准了东南亚低端市场的红利,以及采取了降低配置要求、与手机厂商合作预装等运营策略,MOBA游戏中,《无尽对决》在东南亚市场几乎一家独大,拥有超9000万的用户量。

但光环之外,《无尽对决》也是沐瞳成立七年以来唯一的摇钱树。沐瞳科技旗下主要有三款游戏,分别是策略游戏《魔法英雄》、MOBA游戏《无尽对决》以及《Mobile Legends: Adventure》,其中《无尽对决》贡献了超90%的流水,且市场局限于东南亚。也就是说,沐瞳几乎仅靠这一个IP便获得了40亿美元估值。

作为对比,去年9月微软完成了对游戏公司Bethesda母公司Zenimax的收购,前者是全球范围内第一梯队游戏开发商,旗下的游戏工作室曾推出《上古卷轴》《毁灭战士》及《辐射》等头部游戏IP,而交易价格也不过75亿美元。

《无尽对决》已经运营五年时间,游戏本身来看,已经接近游戏生命周期末端。Sensor Tower 今年2月出海游戏收入榜显示,《无尽对决》已经滑落至第15名,而App Annie公布的去年12月中国手游出海收入TOP30中,《无尽对决》也下滑四名至第19位,早已掉出第一梯队。

远光|字节游戏五年无果,沐瞳难成下一个“musical.ly”

而在《无尽对决》之外,去年沐瞳曾发布57款休闲游戏,但无一能再造奇迹。一位沐瞳内部人士告诉搜狐科技,目前公司的重点仍然是老游戏《无尽对决》。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向搜狐科技指出,沐瞳的优势是海外渠道,尤其是东南亚一带的市场,一个爆款打天下,几年下来再无创新,业务发展空间已经出现瓶颈。

自身业务后劲不足之外,竞争环境也愈发紧张,其中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是,腾讯《英雄联盟》手游已经于去年10月开始在日本、韩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家公测,并有消息称,今年内国服也将上线。

《英雄联盟》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自不必赘述,手游版上线必定会吞下大量市场份额,甚至从其他出海手游手中抢走用户,《无尽对决》也难逃其中,这是沐瞳可以预判的结果。

在多方面前景不容乐观的情况下,“吃老本”的沐瞳在过去几年一直在寻找机会卖身。有业内日人士透露,2018年时,沐瞳曾和网易谈过收购,但最后不了了之,当时沐瞳的估值仅为7亿美元左右。

“沐瞳最近两年产品创新的乏善可陈,没有新爆款,加上4G进入尾声失去,5G还在落地中,行业青黄不接,公司未来不确定性大增,不如加入字节共抗风险。现在这个时节,也是高位卖身。”张孝荣指出。

但高东旭仍对沐瞳在东南亚的发展保持乐观,他表示,《无尽对决》在东南亚已经流行了几年,目前依然是东南亚最火的游戏之一,如何保持其生命力,沐瞳也做了很多努力,其中电竞化就是很好的尝试。《英雄联盟》手游一定会对它造成影响,但还是要观望。

眼下,沐瞳还面临另一危机。沐瞳被收购当天,公司联合创始人之一张冠群发长文,曝光了自己退出公司、与创业伙伴翻脸,股权诡异消失等经历,表示自己被“欺骗”,股权被“违规变更”,并已经向沐瞳和字节跳动提起诉讼。他称自己“越发觉得这本就是一个提早布好的局”。

一时间,沐瞳收购案是否会因此股权纷争而搁浅,也成了当下最大的未知数。

沐瞳难成“下一个musical.ly”

不少市场声音认为,收购沐瞳是字节布局海外市场的关键棋子,但实际上,现阶段,字节自己可能都还没想清楚自己的游戏业务布局。

一位字节游戏内部人士表示,目前(游戏业务)同期开放的项目太多,一个工作室就有7、8个项目,“算是内部赛马,看过两年还能剩下哪些。靠概率砸出一个爆款就够吃好久了。”

另有接近字节游戏的人士表示,字节扩张太快,游戏研发经验少,对比其他有多年沉淀的研发公司,项目环境会乱一些。而且因为赛马,不同的分公司之间是竞争关系,内部项目极为保密,即使同一个分公司内部也不清楚其他部门具体做什么项目。

“字节成立了上海、杭州、深圳、北京四个大的游戏研发工作室,分别是绿洲工作室、一零一工作室、无双工作室、江南工作室。其中深圳以发行及中台技术为主,上海、杭州、北京以重度游戏为主。几乎市面上的主流游戏,字节都有对应团队去负责研发该细分领域下的游戏产品。”一位负责字节游戏业务的猎头告诉搜狐科技。

看起来,字节“大力出奇迹”的风格在游戏上也一以贯之。

从2015年开始调研,2019年正式启动,字节游戏最新的动向是今年2月字节游戏官网正式上线,名称为“朝夕光年”,主要承载中重度游戏,此外,还有云游戏平台嗷哩游戏及休闲游戏发行平台Ohayoo。其中Ohayoo自2019年成立以来,发行了150多款游戏,MAU超过8000万。目前仅朝夕光年大概就有几千人规模。

去年年初,字节定下目标,年内要推出一款MOBA及一款MMO自研产品,但目前为止仍没有任何声响,耗费人力财力和时间的中重度游戏仍是字节短板。

据竞核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字节游戏自研项目近十款产品,主要集中在上海,上海工作室被寄予厚望。该人士表示,自研之外,字节内部比较看好收购来的墨鹍旗下的《航海王》IP产品,去年年初该产品就在海外调试,不过整体数据不是太好,导致内部压力也比较大。

前述猎头告诉搜狐科技,上海的MMO项目已经做了很多年,但还是没有研发出来,“上海团队比较弱,不是人才不行,而是管理体系不完善,分帮派,导致很多人才都走了。”

去年年底,上海一零一工作室负责人、墨鹍创始人杨东迈离职,是字节游戏较大的一起人事动荡。据锌财经报道,有内部人士透露,杨东迈曾在加入字节游戏时签下对赌协议,在规定期限内要有产品上线,显然杨东迈没能完成这个目标,对赌失败后被迫离开。

核心负责人离任,无疑会动荡本就不稳定的军心,而且从对赌期限来看,字节跳动对自研游戏的实现时长,也缺乏耐心。中重度游戏研发周期长、需要静心打磨是业内共识,例如,米哈游的《原神》花了三年时间,腾讯的《天涯明月刀》则研发了近六年。而杨东迈被迫离职距离他入主字节,仅两年时间不到。

从2015年调研开始,挖人才、买公司,字节已经在游戏业务上耗资不菲,自然想通过收购成熟团队尽快看到成果。但事实证明,游戏这件事欲速则不达

搜狐科技整理近两年字节全资收购的游戏公司,其中以中重度游戏见长的包括有爱互娱、盖姆艾尔、墨鹍和沐瞳。墨鹍创始人已经因业绩对赌被迫离职,该团队陷入沉寂,其他被收购公司的研发压力只增不减。

曾有市场分析人士评价,沐瞳很有可能成为游戏领域的musical.ly。当时musical.ly的交易价格为10亿美元,也就是说,沐瞳是其四倍。正如高东旭所说,40亿美元反映的不是沐瞳的估值,而是字节期望沐瞳在游戏战略布局上所担当位置的价值。

然而,字节在急于求成的焦虑心态中,给了沐瞳多少时间,不得而知。在上海工作室局势动荡之际,让沐瞳这个局限于东南亚市场的团队,帮字节获取国内MOBA的一席之地,甚至对抗腾讯,也称得上一步险棋。但字节已别无他法。

远光|字节游戏五年无果,沐瞳难成下一个“musical.ly”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