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书难,我是如何接手编辑出这套爆款童书的!

原标题:做书难,我是如何接手编辑出这套爆款童书的!

去年5月,由阅文集团·华文天下出品的日本画家、绘本作家、随笔作家安野光雅的作品《我眼中的美丽世界》终于上市了。

在制作这一系列作品的过程中,为了更原汁原味、保质保量地呈现原作品,编辑和作家安野光雅、日方团队进行了多次的沟通。

让人遗憾的是,去年年底,安野光雅因肝硬化去世,终年94岁。《我眼中的美丽世界》也成为了他生前在中国出版发行的最后一套图书。

3月20日是他的生日,我们在缅怀老先生的同时,也希望让这套图书被更多喜爱他的人看到。毕竟,制作这套书,并不容易。

拜托,别为难我这个三手编辑

可能冥冥中已经预见了我和《我眼中的美丽世界》这套书将会有不一般的联系。

说来惭愧,知道安野光雅是从领导口中,她五岁的女儿超爱这个作者。

当你开始有意识关注一件事时,总会在莫名的角落看到关于这件事的信息。没过几天,我就在版代的推荐下看到了安野光雅一套书。这是安野光雅在八十年代,受出版社的邀请,去世界各地游历创作的散文绘本。一共八个国家,每个国家单独成册,漂亮的图终于让我把人和作品对上号了。

做书难,我是如何接手编辑出这套爆款童书的!

为什么做这套书的不是我

选题会上,这套书几乎没有任何的争议,所有选题会成员一致通过。签约后,很快就收到日方寄来的样书。

我和好几个编辑第一时间冲上去,一睹这套绘本大师的经典作品。

做书难,我是如何接手编辑出这套爆款童书的!

展开全文

左侧是旅行手记,右侧是图画的排版安排,一改他之前出版的作品将图和文字分开的方式,图文对照更大程度地激发对文字的延伸和图画的想象。

啧啧,真是不错!能做这套书的编辑也太幸运了吧!

一番挣扎放下手里的书,不禁感慨:为什么做这套书的不是我呢?

幸好这套书不是我负责

当然这样的念头并没有持续很久。

之后再知道这套书的进度是在新书讨论会,编辑小姐姐娓娓道来,温柔且详细地讲述着书中的内容和整个制作思路,和营销方案。

在会上我才了解到,当时看原版书时的文字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旅行随笔,而是将当地的人文、历史、文学、艺术等纳入其中,是一套观赏性和知识性兼顾的绘本。

当编辑的都知道,越是重点书,制作过程越是坎坷。

这一次新书讨论会并没有定下具体的方案。

做书难,我是如何接手编辑出这套爆款童书的!

是少儿书还是文艺书?

安野光雅的书绝大多是童书,因为用色丰富,画风细腻,文字相对简单,深受小朋友和家长的欢迎。但是这套书不同,它的文字量相对于绘本来说文字量偏大,涉及很多不同领域的知识,成年人看也许会更合适。

是精装还是平装?

八本是一个大套装,如果是精装,那成本和定价会很高,也会很沉不便于携带;如果是平装,那整套书的呈现效果会大打折扣。如何能给读者一个最优的选择,一时间陷入困境。

除此之外,需要做哪些物料?需要做怎样的周边?等一系列问题需要解决。

据我所知,这样的新书讨论会开了很多个,常常能看到那个编辑小姐姐在会后坐在椅子上叹气。

还好还好,我不是这套书的编辑。

这可能是命运的召唤

难道做书就像谈恋爱,有的书兜兜转转会落到你身上?

在年底这个编辑小姐姐,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公司,这套书就落到了我们部门。接手这个项目的编辑,在熟悉项目后开始四处和渠道讲书,但是在过年前,她离职了。

就这样,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我成了这套书的“三手编辑”。

做书难,我是如何接手编辑出这套爆款童书的!

(8国手绘地图)

在还没有了解项目的情况下,工作已经铺天盖地向我袭来。本以为有两位经验丰富的编辑帮我铺路,一切工作都能够顺利进行,然而每个编辑的工作习惯不同,对书本身的理解也很不一样,工作难度、需要对接的问题远远大于开始制作一本新书。

“把上次会议的方案发我一下。”
“上次会议?我只是个三手编辑,不是我参加的……”
“上次客户说要改的软文,你写好了吗?”
“啊,我就是个三手编辑,我不知道这个事。”
“这套书需要个动画讲解,你弄一下。”
“视频?什么视频?我就是个三手编辑,对动画讲解一无所知。”
“现在项目进度有什么变化,你打算怎么做?”
“我,我就是个三手编辑……”

“三手编辑”成了我那段时间的口头禅,是调侃,也是一种自我开解。

其实我知道,一切要重头来过。

以我的方式重新开始

当同事跟我问起我这套书的事情,我会产生极大的不安,源自于我对这套书并不了解,担心无法把书中的内容很好地传达。追根溯源,还是老老实实看稿子吧。

这套书一共有八本,分别是八个不同的国家——精致优雅的英国、花卉世界的荷兰、热情奔放的西班牙、文艺多元的意大利、浪漫时尚的法国、严谨务实的德国、世外桃源般的瑞士、包罗万象的美国。

做书难,我是如何接手编辑出这套爆款童书的!

安野光雅每路过一个地方,除了欣赏怡人的风景,还会探访在历史上有重大意义的地点,比如说哥伦布向着世界出发的港口、见证德国历史的柏林墙……

他还不忘走访看名人的故居像发明电灯的爱迪生、《安妮日记》的作者安妮•弗兰克、《昆虫记》的作者法尔布、《少年维特的烦恼》的作者歌德、《麦田上的鸦群》的创作者凡•高、《梦幻曲》的创作者罗伯特•舒曼……

那些属于当地的传奇故事,也是安野光雅想要一探究竟的对象。夏洛特福尔摩斯是不是真有其人?尼斯湖里的水怪是否真的存在?意大利的黑手党可否真的残忍又残暴……

各地的美食当然也不会错过,瑞士的红酒、荷兰的奶制品、英国农家的姜糖饼……

做书难,我是如何接手编辑出这套爆款童书的!

做书难,我是如何接手编辑出这套爆款童书的!

每本书字数不多,但是每个国家的风貌淋漓展现。

看完书后,打消了之前的负面情绪,更加坚定这是一套难得的好书。孩子看能够开拓眼界,大人看陶冶情操。

我要做的重整旗鼓,将这套书做好,希望能够让读者满意,也不辜负之前编辑同事的努力。

从孩子和家长角度出发

找到最合适方式

接手的时候这套书计划做成平装,可是我越看越不舒服,单本页数不多,薄薄的一本,对比原版书质感差了一大截。

在整个制作过程中,我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计算成本,硬精装的、软精装的、平装的、单本的、套装的……翻来覆去地琢磨,就是为了能找到适合家长和孩子阅读,而且能将安野光雅的画作完美展现的最好的装帧方式。为此我可没少和销售、营销讨论和争执,好在这一切是值得的。

最后我采用了非常有质感的硬精装,同时还耍一个小心机——没有外封,书脊采用了裹布的方式。这不但减轻了单本书的重量、平铺无压力,还提高了质感。

内页的纸张也是反复选择,既要显色好,又要保证书的厚度,直到下印前才最终确定。

四处讲书过程中,有人提出现在的封面图有的颗粒感比较重,最好修饰干净。不过我认为这是安野光雅的写生稿,本身就有着旅途的气息,加之这套书出版距今已经有三十年光景,就应该有一些岁月的痕迹。所以,那些小小的,有着故事的印记完全保留,那是属于这套书的一部分。

翻译老师可能在这期间老了几岁,一直被我骚扰着。书里的地名、人名众多,需要一个一个核对,为了保证孩子和大人都能顺畅阅读还不乏味,在措辞用字上反复打磨,直到下印。

除此之外,为了满足不同读者的需求,还组了三个套装,首先是八本书集合在一起的套装。

然后根据国家的风格分为微风系列——英国、瑞士、法国、德国;艳阳系列——美国、荷兰、西班牙、意大利。

读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取向自己挑选,如果只要单本也是没问题的。

做书难,我是如何接手编辑出这套爆款童书的!

Get新技能其实没有那么难

动画视频的制作一度搁置,因为难度比较大,谁也没真正操作过。

现如今短视频已经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它更直观、更印象深刻、更有感染力。尤其这套书,语言和文字都很难将庞大的内容讲解清楚,零散的知识点会被遗漏,读者感受不到它的精髓,因此视频的制作势在必行。

当真正开始着手做,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视频脚本的撰写像是讲故事,不能急功近利,而是娓娓道来,试着一句话来将每一本书的内容说清楚,试着将一套书的亮点用简单的方式让读者轻松接受,这个过程返过来加深了我对这套书的理解。

在讲书的时候就明显发现,单纯讲内容难免会兴趣缺缺,但点开视频有画面、有配音、有配乐,接受度飙升。

每当这时,我都会深藏功与名,露出不说破的微笑。

做书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更新的ppt最后标注的日期是7月30日,而我从第一任编辑那里收到ppt日期标注也是7月30日。遥想去年的这一天,她也和我一样在为这套书调整方案,这种感觉很妙。

在这期间有很多尝试,也一直在修改,我的情绪也随着工作进度是跌宕起伏,谁让编辑工作本身就是不断推翻再重建的过程。

如果读者能够满意,那就是我最幸福的事情了。

终于下印了,图书制作的部分结束了。

欢迎收到书的读者和行业大佬对我的工作进行批评指正。

哦不,批评还是不能接受。

因为,

我是个三手编辑!

做书难,我是如何接手编辑出这套爆款童书的!

作者:编辑番茄

一个盲目乐观的小编辑。

《我眼中的美丽世界》

做书难,我是如何接手编辑出这套爆款童书的!

作者:安野光雅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我眼中的美丽世界”是一套全景式人文旅行知识绘本。作者安野光雅曾获“国际安徒生”大奖。

这套图书不仅描绘了各国的美丽风景,还讲述了各国的人文风情,是集艺术性、知识性、人文性和教育性于一体的作品。

这是一场华丽的纸上游学之旅,8个国家,224个真实场景手绘;8张旅行地图,224篇所见所闻;带我们邂逅了美景,拓展了视野,增长了见识。让我们在安野光雅想象力的世界闯荡,拥有一双发现美丽世界的眼睛吧。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