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供销总社正副主任10余天内先后落马,曾被巡视组点出问题

原标题:天津供销总社正副主任10余天内先后落马,曾被巡视组点出问题

文/佟西中

天津供销总社正副主任10余天内先后落马,曾被巡视组点出问题

省市级供销社高官落马又添新案例。十余天内,天津市供销合作总社党委副书记、理事会主任曹殿卿与党委常委、理事会副主任霍永晟双双落马。

天津市纪委监委官网分别于1月8日和2020年12月28日公布了上述消息。官网显示,两人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讲党课谈反腐的厅官

霍永晟、曹殿卿不仅短时间内先后被查,而且有着诸多共同点。

先落马的霍永晟是山西人,今年56岁,早年在军队服役,2004年转业到天津市市容环境管理部门工作,14年间升至天津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副主任。2019年5月,霍永晟任天津供销合作总社(简称天津供销社)党委常委、理事会副主任,至落马还不到两年时间。

后落马的曹殿卿是天津本土派干部,出生、求学、工作均在津,60岁任上落马,届退休之年。其仕途起家与成长之地均在天津静海,从粮食局供应站的会计成长为一县之长(副局级)。

2014年底,曹殿卿调任天津市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不到一年过渡,调任天津供销社党委副书记,同年就任主任。至今被查已5年有余。

这两人都曾言称对腐败深恶痛绝。中国供销合作网显示,霍永晟就任天津供销合作社常务理事、副主任时,身为主任的曹殿卿在祝贺的同时,还就做好下一步工作提了要求:“管好自己的人,看好自己的门,办好自己的事”。

就在2020年7月中旬,曹殿卿还结合个人工作经历,为天津供销社直属企业、代管单位领导班子成员和机关处级干部讲授专题党课,要求“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同年8月底,天津供销社邀请劳动模范等荣誉获得者到供销社宣讲。霍永晟主持了宣讲会,他最后说社内广大党员要从宣讲中汲取能量,真正做到像宣讲要求的一样,“活着树一面旗帜,倒下铸一座丰碑”。

连续两任党委书记被查

展开全文

在供销系统中,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是“双首长制”,理事会主任为党组副书记,总社党组书记为理事会副主任。

而地方省市(直辖市)层面则情况不一。省级供销社多是党委书记兼任理事会主任,直辖市多是党委书记和理事会主任分任。天津属于后者。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天津供销社已连续两任党委书记被查。人事动荡延宕至今,同时也暴露出不少问题。

资料显示,现任党委书记朱振宇2020年10月底才以该身份亮相在天津供销社。而曹殿卿理事会主任任职期限主要是在2015年11月至2021年1月期间。

曹殿卿任内搭档主要是前任党委书记王建。据2019年4月17日《天津日报》报道,根据天津市供销合作总社党委落实中央巡视“回头看”反馈意见整改情况,天津市委决定对在工作中存在不作为不担当的王建严肃问责。

通报提到,王建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对中央巡视“回头看”反馈问题和天津市委整改要求置之不理,严重失职失责。

天津市委关于中央巡视“回头看”反馈意见的整改落实方案印发后,天津市供销合作总社党委只是将文件在领导班子内部传阅,没有作任何传达学习和工作部署。

通报还提到,明知道整改任务没有落实到位,天津供销社不是立即整改,而是把问题整改列入下一年工作计划。王建因负有领导责任被免职提前退休。当时曹殿卿正任理事会主任。

曹殿卿的前任理事会主任是裴少华。王建的前任党委书记是边仁权。据公开报道,边仁权任职期限大致是2006年4月至2010年3月任主任,之后至2015年2月任书记。

边仁权与裴少华搭档数年,2015年时两人先后调离天津供销社。

边仁权担任天津供销社主要领导将近9年,对供销社内部影响甚大。2016年12月中旬,边仁权被查。

直接下属此前已落马

在天津供销系统中,边仁权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他曾担任过天津市河北区区长,后来调到供销社。“双开”通报指其涉嫌贪污、受贿犯罪,长期参加赌博活动。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法院文书显示,边仁权在担任天津供销社领导职务期间,收受下属财物、别墅,帮助别人承揽工程,甚至和妻子签订虚假购销合同,侵吞下级集体企业天津市供销商社公款超500万。

值得一提的是,边仁权要钱非常直接。文书中写道:

2014年左右,边仁权带领天津市供销合作总社工作人员到澳门考察业务。某天夜里通过电话把某人叫到房间,直言赌博输光了钱。随后钱款奉上,折合港元12万。

法院最后查明,边仁权在担任公职期间和其妻子受贿数额达1400余万、贪污数额达560余万。夫妻二人分别被判有期徒刑17年和15年。

边仁权在忏悔书中写道:“‘一失足成一世悔,百般错化百般痛’,这种刻骨铭心的悔恨,这种深入骨髓的疼痛,反反复复侵袭着我,使我时刻沉浸在无尽的忏悔中。”

就在曹殿卿任期内,天津市委巡视组在巡视反馈时点出了不少问题。2016年9月7日至10月22日,天津市委巡视八组对市供销合作总社党委开展了专项巡视。2017年1月,天津市委向天津供销社反馈专项巡视情况。

巡视组发现,天津供销社存在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经营决策及运行管理过程中违规问题严重等一系列问题。

其中还有“社有资产监管严重缺失,在大额资金使用、资金担保等方面违规问题频发”,一些领导干部被民营企业围猎,涉嫌利益输送”。

同时,巡视组还收到一些反映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规定移交市纪委、市委组织部及有关部门处理。

巧合的是,这轮巡视反馈结束约两个月,边仁权就应声落马。显然,曹殿卿并未汲取边仁权、王建等人的教训,如今又步其后尘。

对当地政情有一定了解的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曹殿卿是静海上来的,这几年静海当地也查了不少人。

2020年以来,静海有2名已退休的局级官员落马,分别是静海总工会原党组书记、主席徐金利,静海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崔悦平。

两人均与曹殿卿存在多年交集,且曾是其直接下属。其中徐金利落马时间是2020年11月下旬,他与曹殿卿被查仅相隔一个多月。

值得注意的是,在党委书记朱振宇到任后不久,天津供销社即召开了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工作推动会。

会上,朱振宇就党风廉政工作进行提醒。他要求“深入推进天津市社系统政治生态建设”,切实加强纪检队伍建设,“从小事小节上加强约束,面对诱惑,稳得住心神,守得住底线”。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