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愚公和他的锤头

原标题:当代愚公和他的锤头

岩头村,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位于陡峭的石山之巅。这里是云南西畴,峰连天际,飞鸟不通,曾被人称为基本丧失人类生存条件的地方。

当代愚公和他的锤头

山大石头多,出门就爬坡。春种一大坡,秋收一小箩。在石窝窝里讨生活,大山阻隔的不仅是人,更是脱贫的希望。

65岁的李华明还记得,那个时候因为没有公路,养肥的猪牛得几个人扛到山下去卖,工钱贵不说,一不小心还会连人带牛滚落到杂石沟里。村里的人生病了,只能用担架抬到医院救治。孩子得凌晨5点打着火把,翻越悬崖,赶到学校念书。村里千辛万苦找来的媳妇,看山上过的是这样的日子,都一个个跑出去了。

当代愚公和他的锤头

通讯靠吼,交通靠走,战时天然的屏障变成了后代人的阻碍。“抬猪难、商品交易难、娃儿读书难、小伙子找婚姻难、老人生病就医难”,李华明很心酸,一些老人到老也没能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啥样子。岩头村人太渴望有一条路了。

终于,县里修了一条主干道,盘山而上,像剖开了大山的腹肌。但主干道距离村里还有1公里远,像岩头村这样等待最后一公里修通的村子还有很多。

苦熬不如苦干,搬家不如搬石头。身为村民小组长,2003年春节,李华明通知大家开群众大会,他们要自己修通这最后一公里。

展开全文

当代愚公和他的锤头

人就打赌说,“你能把这条公路修得通,我就拿手板心煎鸡蛋给你吃,就祭拜你,喊你亲爹都行。”村民的担心不是没有原因的,要修的这条路坡度平均有40度,全是坚硬无比的大石块。下面有民房,还有部分的通讯设施,不能用炸药炸,石头还不能往下落,只能用凿子凿、铁锤打。

当代愚公和他的锤头

等不是办法、干才有希望。困难没有难倒智慧的岩头村人。炸药不能用,那就用铁锹,机械运不上来,那就靠人工。其他村子还沉浸在过年的热闹中时,李华明和全村的老少爷们已经来到村口,撸起袖子,扬起铁锤,“叮叮当当”凿起山来。

当时大家集资修路,每家2800元,出一个劳动力,没有资金的就得卖猪卖牛卖鸡。李华明回忆起,村里80多岁的老人,望着已经四壁空空的房子,一咬牙把自己准备多年的棺木都卖了,来当做公路资金。接到这笔钱的时候,李华明的手,都是颤抖的。

当代愚公和他的锤头

2007年,村里要买一批工具设备,各家开始想尽办法筹款。有天,村民李光祥的母亲哭着找到李华明,交给他2000块钱。“我家光祥在外面出事了,打工时候一不小心手被机器绞断了。

当代愚公和他的锤头

板给光祥2000块的个人生活工伤补贴费,他一分都没用,托人带了回来交修路的钱。“人家说是工伤,以后会再算账,算完才能把剩下的补齐。”李光祥母亲说。这笔钱,和村民的愿望一样,沉甸甸的。

大山给西畴人民带来贫穷与艰难的同时,也赋予了西畴人民如大山一样坚强不屈的性格。起早贪黑,锤敲手扒,修路进度十分缓慢。村民们吃住都在施工现场。

当代愚公和他的锤头

这条路像是从大山肚子里抠出来的,一公里不长,却整整修了12年。2014年1月,被石岩挡住的1.5公里进村简易公路终于修通了。县政府出资,把石头路浇灌成了水泥路。通车这天,全村上下喜气洋洋,放起了鞭炮。

当代愚公和他的锤头

石漠变绿洲、石窝变桑田、天堑变坦途、穷乡换新颜。岩头村盼了几辈子的路终于通了,山货运到了山外,孩子走出了大山,三七栽进了村里,自来水通进了村里,村民的腰包鼓起来了。

向贫困宣战,与石漠抗争。在西畴,群众自发修路的故事不胜枚举,在全国,当代愚公的形象也不胜枚举。也许大山里的乡亲们并不知道愚公移山的故事,但是在开山劈石修路的过程中,他们把自己活成了愚公的模样。

有一条路,能绕地球104圈读书真的可以改变命运

生态扶贫 | 一个战场,两场战役!

杜林强:一座“站”在牛羊间的雕塑 易地扶贫搬迁 | 搬出来的新生活产业扶贫 | 小产业释放大能量

当代愚公和他的锤头

作者: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王岩 李鹏 张健楠

监制杜兰萍;编辑:王岩

当代愚公和他的锤头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