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中:民族产业奔跑者

原标题:王学中:民族产业奔跑者

王学中期待在未来以民族团结为节点,以民族地区经济发展为半径,在“民马”的赛道上勾画的自己的民族产业蓝图。

如果不是2020年那场引发关注的《中国首个民族团结和发展主题的56民族行马拉松系列赛(哈萨克族·甘肃阿克塞站)》的报道,大概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在中国马拉松发展史上,有这样一位特别的发起人。《商界》杂志在关注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在关注体育产业的新模式,为此我们在西塘古镇找到了他。

推开门,他端坐在椅子上,小麦肤色,浓眉高挑,一身运动装很精神,细而长的眼睛透露出智慧与真诚。王学中今年54岁,浙江人,说话直爽,更像是一个北方人。相比采访,他更愿意默默坐在旁边,认真细致地倾听,不紧不慢地讲话。每当聊到 “56民族行马拉松系列赛”,他就神情飞扬,眼睛闪闪发光。

王学中:民族产业奔跑者

规矩人生背面的思考

1984年, 19岁的王学中成为一名公务员,拥有了彼时众人羡慕的“铁饭碗”。20多年前单位组织的一次集体旅游,给了王学中接触中国少数民族的契机。

那次张家界之旅,导游教所有人唱了一支土家族情歌,并告诉他们,临别时谁可以完整地唱出这首歌,谁就能得到一份由当地少数民族同胞精心准备的礼物。

这原本是一项常规的旅游活动,但人生的玄妙,常常超出人们的预料。旅行结束时,唯独他会唱,他得到了全团27位同事的掌声。此前,王学中一直自称为“乐盲”,可这首歌偏偏像种子一样埋在了他心里,虽然那支歌名、那份奖品是什么他早就忘了,但歌却一直刻在心中,以至于20多年过去,他依然能脱口而出,没有丝毫延迟和卡顿。

2014年,是王学中手捧“铁饭碗”的第30年。30年来,他一直是兢兢业业、恪尽职守的人民公仆,多年的工作令他生活得越来越舒适、平淡,家族的生意基本让全家实现了财务自由,他开始思考财富如何服务于社会才更有意义,如何让自己很兴奋地去服务于社会,如何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这时,那首土家族的歌在他心中埋下的种子开始发芽。他决定要做与民族有关的事。2014年底他选择了提前退休。

民族之旅的落地

展开全文

别人的退休生活是喝茶跳舞打牌,遛鸟下棋钓鱼,顶多再时不时加入个“夕阳红老年旅游团”,在著名景点打卡,再发发“朋友圈”,争做人气王,而王学中在2015年开始了民族之旅,认识了很多只有在百度上才找得到的民族,了解了少数民族的文化瑰宝,体验了很多少数民族的优质产品。云南拉祜族的经典史诗牡帕密帕,贵州水族的古老文字,全球哈萨克族人民讲同一种语言,四川阿坝州羌族稀有的高山黄连蜜,最后一个命名的基诺族每年只产20吨最好的砂仁都让他大开眼界。

那一年,他沉醉于少数民族文化和民族地区的美景,认识的民族越多,他的敬畏之心也就越强,激动的泪水不时流淌,因为有太多的民族瑰宝有待被发现、被讲述。他一边前行,一边构筑着未来的方向,积蓄着再次出发的势能。

经过一年半的规划筹备,2016年6月6日,他成立广州民族行国际旅行社并在广州上线56民族行旅游网,宣布与2 000多家户外旅游机构开展合作,倡议5月6日为全国民族旅游日,声势浩大。公司的愿景也颇为理想主义:让更多的人真正认识55个少数民族,了解和连接更多少数民族,传承和发展少数民族文化。

王学中:民族产业奔跑者

触发“最燃”民族奔跑

网站上线、旅行社开业的前3年,王学中都在不断往里面投钱。这份洋溢着理想主义的规划,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尴尬。家族的民宿、物流运输、食品企业都在盈利,唯独这个民族旅行社,像个吞金兽一样,靠家族的输血才得以支撑。

因为王学中的坚持,旅行社获客成本高、定位小众、增值消费少等问题始终困扰着这家公司。团队里的人不淡定了,开始劝他与同行展开多方位合作,做点“短平快”的线路,炒一炒热门概念,并把少数民族导游换成其他导游来节约成本。

王学中的眉毛都快要拧成股绳了,他大手一挥:“我不做遍地都是的跟团游,不做与少数民族无关的出境游,我的初衷就是用这个平台让更多人与少数民族产生互动,你们全都不用说了,我们要坚持56民族行的定位和方向!”

但广州民族旅行社一直在亏本这件事,几乎是业内心照不宣的秘密。对他的嘲讽和批评逐渐变多,这些声音却也印证了行业的深层次问题:成交量不等于质量、旅行线路设计良莠不齐、旅行结束后人们很难再和当地产生任何连接。

但他没有被拖入传统旅游的红海,反过来安慰团队,一切责任他来承担。他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亏损是民族行探路的路费,如果没有到达目的地,就当在赌场输了。

就在这时,公司的CEO因为热爱马拉松,邀请他一起跑一次马拉松散散心。没想到这番奔跑,再次点燃了王学中创业初期那冒着热气的激情。

望着跑道上无数奔跑的身影,王学中的视野逐渐打开,心头的热望又亮了起来。他逐渐明白,自己的民族情怀不能只局限在“砸钱搞旅游”。他开始琢磨:能不能把民族旅游植入全国红红火火的马拉松,跑步是门槛最低的运动,人群基数很大,是群众体育最好的健身方式,在民族地区举办民族马拉松会不会触发更多的价值可能呢?

他立马召集团队研究马拉松市场的业态和模式,发现全国几乎所有的马拉松都是以城市命名的,除了几场大型马拉松,跑友根本无法记住,即使有个别的主题马拉松很有影响力,但也无法每个月都开展,只能一年举办一次。而56民族行本来的商业模式是让大家游遍56个民族,同样的逻辑,是不是可以让大家跑遍56个民族呢?

此时,他已渐渐明确了民族行体育公司的发展模式和运营路线了。56个民族全国人民皆知,但真正知道各民族名称和了解各民族文化的人很少。通过举办各民族名称命名的马拉松可以吸引更多人的眼球,56个民族,56场马拉松形成一个大满贯赛事,名称就是56民族行马拉松系列赛,简称“民马”,这在全球马拉松史上是极富特色的。“跑一场民马,认识一个民族”,“亲民族,跑民马”这些口号太有意义了。

2019年,王学中在公司年中总结会上复盘自己在过去3年中所犯下的错误,直面问题,反思自己的理想主义和运营失误,他宣布暂停民族行旅行社的线路旅游项目,增加旅游网的少数民族旅游资源大数据导入,成立广州民族行体育产业发展公司,专注做好“56民族马拉松系列赛”,用3~5年时间完成“民马”大满贯。

王学中:民族产业奔跑者

民族产业布局

2019年10月,56民族行马拉松系列赛(布依族-贵州龙里站)测试开跑,2020年9月,56民族行马拉松系列赛(哈萨克族-甘肃阿克塞站)如期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几千名选手齐聚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在戈壁、沙漠和草场间跑半马,更多的跑友与当地的哈萨克族人民参与了5.6公里团结跑。翩翩起舞的哈萨克少女、骁勇奔放的哈萨克骑手、盛装打扮给众人洒糖的哈萨克老奶奶都在沿途给跑者加油。远处的羊群闲云般自在游走在草场上,骏马在赛场驰骋,天空中有雄鹰在翱翔,各族人民在赛道上欢乐的身影,一切都是王学中心中最期待的画面。

为了让不能实地参赛的跑友也能跟随“民马”的赛制进程,他说“民马”在线上推出了同个民族的“云上跑”,参与者将自己的半马或5.6公里健身运动成绩上传到云端,达标之后均可获得该民族的纪念奖章,以此激励更多的人来了解56个民族。

关于民族行产业布局,王学中提到,未来将成立民族行产业发展公司,旗下将有1个56民族行网站,4个板块:民族行体育、民族行旅游、一族一品、民族星工厂。

民族行体育板块:专做“民马”和各类赛事,创新赛事形式和赛事商品,拓展赛事产业。

民族行旅游板块:首先民族行旅游网有各民族的旅游线路,可服务于喜欢、热爱民族文化的人士。其次每场民马都会设计1~7天的旅游线路,民马每场参赛人数在3 000人左右,大概有20%~30%的跑手会带着家人在完赛前后去旅游。这些跑手和家人通过深度旅游将获得更满意的赛事体验和民族旅游快乐,同时通过他们的宣传也让更多的人来民族地区旅游,拉动民族旅游经济发展。

一族一品板块:计划帮助每个民族培育和打造一款具有该民族地域标志的优质产品,与当地政府成立合作社,为他们的产品在网站、体旅人群进行全方位营销。

民族星工厂:在举办“民马”期间,同时启动“星工厂”计划,推选出“民族代言人”“马拉松代言人”和“民族产品带货达人”,放大各板块影响力。

在王学中看来,民族马拉松不会受城市兴衰影响,将一直持续办下去,因为在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民族是永远不会消亡的。而且,世界由民族组成,“民马”不只是中国的,还可以是世界的。中国每年大约举办3 000场马拉松,“民马”不是要做第3 001场,它不仅仅是一场体育赛事,而是以赛事为依托,连接更多的人和资源,帮助少数民族的同胞们创造更多价值。

王学中明白,对于少数民族的同胞而言,最实在的就是把一个事情从无到有做出来,用真情与坚持来呈现他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给予他们更多的力量。他未来的人生,将致力于为民族地区的发展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执着,更是因为,他和更多有人文精神的企业家在带队穿越荆棘丛林时,负责燃起大家心中的火苗,并已经具备将未来全景图变成现实的能力。

他说:我找到了实现人生价值的兴奋点! 【作者:周锦年】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