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告别千年贫困!88个贫困县全部摘帽!

原标题:云南告别千年贫困!88个贫困县全部摘帽!

好消息!!!

11月14日

镇雄、广南……最后9个县市退出贫困县序列!

至此

云南88个贫困县全部退出贫困县序列

贫困群众告别绝对贫困

云南告别千年贫困!88个贫困县全部摘帽!

今天

云南省人民政府发布

《 关于批准镇雄等9个县市退出贫困县的通知

详情如下

↓↓↓

云南省人民政府关于批准镇雄等9个县市退出贫困县的通知

有关州、市人民政府,省直各委、办、厅、局:

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中发〔2018〕16号)、《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贫困退出机制的意见>的通知》(厅字〔2016〕16号)和《云南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关于印发云南省2020年贫困县退出专项评估检查实施方案的通知》(云开组〔2020〕19号)有关规定,经过县级申请、州市审核、省级核查和第三方实地评估检查、公示等程序,镇雄县、会泽县、屏边县、广南县、澜沧县、宁蒗县、泸水市、福贡县、兰坪县9个县、市已达到贫困县退出标准,符合贫困县退出条件,现批准退出贫困县。

镇雄等9个县、市退出贫困县后,要严格落实摘帽不摘责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帮扶、摘帽不摘监管的要求,继续强化脱贫攻坚责任落实、政策落实和工作落实,保持持续攻坚态势,持续推进扶贫产业发展壮大,抓好贫困劳动力稳岗就业,强化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进一步健全和落实防止返贫监测帮扶机制,着力巩固拓展脱贫成果,有效防止返贫致贫。要高度重视并全面整改评估检查发现的问题,举一反三,立行立改,确保脱贫攻坚成效经得起历史和人民检验。

展开全文

2020年11月13日

云南省人民政府

至此

云南88个贫困县全部退出贫困县序列

贫困群众告别绝对贫困

这也昭示着

这个贫困县数量曾居全国第一的省份

历史性地告别了延续千年的绝对贫困

云南88个贫困县脱贫摘帽时间线

1

2018年9月30日

云南省举行“2017年15个贫困县(市)退出”新闻发布会宣布,2017年云南省有10个州(市)的15个贫困县(市)实现脱贫摘帽。

这15个县(市)分别是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曲靖市罗平县、楚雄州牟定县、楚雄州姚安县、红河州石屏县、普洱市宁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大理州祥云县、大理州宾川县、大理州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大理州洱源县、大理州鹤庆县、德宏州芒市、丽江市玉龙纳西族自治县、临沧市云县。这是云南省历史上首次实现贫困县数量减少,标志着云南省脱贫攻坚工作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

2

2019年4月30日

云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云南省2018年33个贫困县(市、区)退出贫困县”新闻发布会,宣布33个贫困县(市、区)达到脱贫标准,成功退出贫困序列。

这33个县(市、区)分别是昆明市的东川区、禄劝县;昭通市的威信县、绥江县;曲靖市的富源县、师宗县;保山市的龙陵县、昌宁县;楚雄州的双柏县、南华县、大姚县、永仁县;红河州的泸西县;文山州的砚山县、西畴县;普洱市的景谷县、镇沅县、西盟县、孟连县;西双版纳州的勐腊县;大理州的漾濞县、南涧县、永平县;德宏州的盈江县、陇川县;迪庆州的香格里拉市、德钦县;临沧市的临翔区、凤庆县、镇康县、耿马县、沧源县、双江县。

3

2020年5月16日

云南省人民政府发布通知,正式批准31个县(市、区)退出贫困县序列。

这31个县(市、区)分别是昭阳区、鲁甸县、巧家县、彝良县、盐津县、大关县、永善县、宣威市、隆阳区、施甸县、武定县、红河县、元阳县、绿春县、金平县、文山市、麻栗坡县、马关县、丘北县、富宁县、景东县、墨江县、江城县、弥渡县、云龙县、剑川县、梁河县、永胜县、贡山县、维西县、永德县。

4

2020年11月14日

云南省人民政府发布通知,正式批准9个县(市、区)退出贫困县序列。

这9个县(市、区)分别是镇雄县、会泽县、屏边县、广南县、澜沧县、宁蒗县、泸水市、福贡县、兰坪县。

绝对贫困问题得到解决

提起福贡县匹河怒族乡托坪村,大家都认为这个位于高黎贡山上的怒族寨子是贫穷的代表:连续5年没办喜事,167户中有125户是建档立卡贫困户,村民出行靠人马驿道。

云南贫困县数量曾居全国首位。针对“三区三州”的迪庆、怒江,深入实施基础设施建设等重点工程;针对边境一线,实施兴边富民工程改善沿边群众生产生活条件……解决深度贫困问题是重中之重,云南推动资源和力量向深度贫困地区倾斜。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是脱贫攻坚的“上甘岭”,2014年贫困发生率达56.24%,许多村寨像托坪村一样“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为此,怒江州在“十三五”期间实施近10万贫困群众易地扶贫搬迁工程。

去年,托坪村群众告别木板房,搬到与乡政府一江之隔的搬迁点,村民到扶贫车间打工,孩子就近上学。去年底,托坪村的贫困户实现脱贫。现在提到托坪村,大家会想到谐音“脱贫村”。

福贡县是此次宣布的9个脱贫摘帽县之一,现在成为真正的“福地”;地处石漠化片区的广南县曾是“又广又难”,现在变为“天之广云之南”……众多的贫困角落撕掉旧标签,换上新名片。

“生活不好,景色再美也没心情看。”香格里拉市五境乡84岁的藏族老人此里卓玛说。鞋子干活时挂在肩头不舍得穿、火塘上的锅和铁架是家里最值钱的物件……小时候的情景仍藏在她的记忆里。“如今住大瓦房、瞧大电视,一年赚几万元……”提起现在老人很激动。

云南省扶贫办主任黄云波说,现行标准下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8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困扰云南千百年的绝对贫困问题历史性地得到解决。

脱贫凝聚着共产党人的初心

两年前,“80后”女民警胡砚被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公安局派驻到广南县任篆角乡驻乡扶贫工作队队长、大坪村驻村第一书记时,村民对她疑惑不已。

实干出答案。在大坪村的危旧房改造工作中,部分年龄较大的村民不愿参与,胡砚和大家一起当“小工”,干体力活。大家被感动:“胡砚像亲人一样。”

“真心为村民办实事,村民就会信任我们,把我们当亲人。”这是胡砚挂在嘴边的话。像胡砚一样,2015年以来,云南全省累计选派4.85余万名驻村第一书记、19.47万名驻村扶贫工作队员。

黄云波说,把最优秀的干部选配到脱贫攻坚一线,与贫困群众并肩战斗,广大干部用脚步丈量民情民意,用实际行动践行使命担当。

“雨这么大,我放心不下群众的安危。”腾冲市猴桥镇胆扎社区党总支副书记郭彩廷冒雨驾车入村察看贫困户灾情的途中突遇泥石流,生命定格在47岁……2015年以来,170多名扶贫干部牺牲在脱贫攻坚第一线,用生命抒写了为民情怀。

贫困堡垒被攻破,村寨旧貌换新颜。在全国贫困人口最多的地级市昭通市,36万多贫困群众搬入新居,实现从深山到城镇的“跨越”;

山风见海浪,帮扶显真心。2016年以来,上海和广东累计投入财政援助资金135亿元,实施帮扶项目4127个,帮助云南37.22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脱贫;

……

“党员干部和各界人士把贫困户当家人,把扶贫事当家事,脱贫攻坚的每一个数字背后都凝聚着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黄云波说。

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

在澜沧县景迈山上的芒景村,77岁的布朗族村民苏国文家两代人许下不同的梦想,折射着山寨巨变。

“寨子不通电,很多人只有一套衣裳,洗了就只能躲在家里。”当年窘迫的场景刻在苏国文脑海中。1951年,他的父亲苏里亚当着村民说了三个梦想:总有一天公路会挖到山顶上,会用“铁牛”来犁地,会过上白天黑夜都光明的日子。

苏国文说,父亲的三个梦想早已实现,而且还被超越了一大截。近年来,在继续保护好古茶林的同时,村民通过控制茶树行间距等措施改造自家的台地茶。如今,茶树棵数少了,茶叶却因品质上乘卖出好价钱。

不只在景迈山,云南各地都在书写着因产业而兴的动人细节。

集中投入资金,着力实施6大工程,11个直过民族和人口较少民族“两不愁三保障”目标实现,聚居区贫困人口“一步跨千年”;8502个贫困村实现100%通硬化路、通动力电、光纤网络覆盖;今年,88个贫困县投入产业扶贫资金逾185亿元……贫困地区从穷窝穷业到安居乐业,从愁吃愁穿到全面小康,整体面貌得到极大改变。

黄云波说,今后要把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为人民群众创造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

有了大学生、电商进山寨……看着生机勃勃的景迈山,苏国文也有了三个梦想:进一步办好教育;把生态茶园改造进行到底;保护好生态。

苏国文说,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好!

云南11个直过民族和人口较少民族实现整族脱贫

云南省扶贫办11月14日介绍,怒族、傈僳族近日实现整族脱贫,至此,云南11个直过民族和人口较少民族历史性告别绝对贫困,实现整族脱贫。

云南是我国直过民族主要聚居区,独龙族、德昂族、基诺族、怒族、布朗族、景颇族、傈僳族、拉祜族、佤族等民族从原始社会等社会形态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一段时间里,直过民族群众发展条件落后,贫困问题突出,是脱贫攻坚的“硬骨头”。

云南省扶贫办主任黄云波说,脱贫攻坚战全面打响后,云南把9个直过民族和2个人口较少民族列入脱贫先行攻坚计划,因地制宜,因族施策,精准帮扶,创新实施“一个民族聚居区一个行动计划、一个集团帮扶”攻坚模式,推动直过民族聚居区实现“千年跨越”。

85.91万贫困人口脱贫,1118个贫困村出列;医卫、教育等方面取得重要进展,特色产业茁壮成长,许多村寨有了自己的大学生……现在,直过民族和人口较少民族群众走向开放、包容、发展的新生活,群众从不敢见生人、不知做生意为何物,到现在能通过电商把产品卖到全国。

云南贡山县独龙江乡山高谷深,曾是全国最为贫穷的地区之一。这里从“通信靠吼、放炮开会”,发展到成为云南首批通5G网络的乡镇;从狩猎捕鱼、刀耕火种,发展到特色产业遍地开花……独龙族群众生活变迁是云南直过民族和人口较少民族发展进步的缩影。在贡山县移动公司工作的马春海是这一巨变的见证者,今日欣欣向荣和昔日穷困潦倒的巨大变化让他感叹不已。

(云南新闻网综合自云南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新华社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