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破产”风波,小霸王怎么了?

原标题:深陷“破产”风波,小霸王怎么了?

深陷“破产”风波,小霸王怎么了?

“小霸王,其乐无穷。”曾经风光无限的小霸王已经渐行渐远。

近日,天眼查显示,小霸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霸王文化”)被申请破产重整,其法定代表人冯宝伦被限制高消费。自2019年以来,小霸王文化已牵涉多达98起司法案件,其中多起涉及股权投资款纠纷。

受此影响,小霸王及其背后的股东广东益华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华集团”)董事长陈健仁近期也备受市场关注。11月10日,益华集团发表声明称,小霸王文化是曾经与小霸王合作的第三方经营运作的VR产品开发生产企业,双方已在2019年年初停止合作,小霸王文化与小霸王品牌或产品无任何关联!

事实上,除了小霸王文化,近年来小霸王发展现状“堪忧”,且益华集团背后的港股上市公司益华控股经营情况也不容乐观,连续三年业绩亏损,股票停牌,市值仅为1亿港元。

游戏机“复出”失败

小霸王文化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儿童早教机研发商,主要产品包括红白游戏机、儿童早教机、儿童平板电脑、VR教育影音等。2016年,益华百货(益华控股的百货业务主体)入股小霸王文化,陈健仁担任其副董事长。随后小霸王文化与小霸王合作开发VR产品。

2016年,小霸王宣布回归游戏机业务,与AMD(美国超威半导体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并斥资4亿元委托AMD为小霸王开发一款游戏主机芯片,进军VR领域。

在当年的启动仪式上,陈健仁表示:“力争在三年内实现在A股主板上市,市值目标为500亿元。”该市值目标远高于当年市值392亿元的完美世界、342亿元的三七互娱。最终事与愿违。

2018年8月,在China Joy展会上,小霸王发布了“Z+新游戏电脑”硬件产品,售价为4998元,引发质疑。发布会之后,小霸王游戏机就陷入了危机。2019年5月,直接负责小霸王游戏机项目的小霸王上海分公司被遣散,并陷入欠薪风波。

而与小霸王合作开发VR产品的小霸王文化也官司“缠身”。

天眼查显示,2020年11月5日,小霸王文化被申请破产重整,申请人为殷小云,同时小霸王文化法定代表人冯宝伦也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自2019年起,小霸王文化已牵涉多达98起司法案件,今年3月以来,小霸王文化约有29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的记录,合计金额约为1824.8万元。

展开全文

截至目前,益华百货仍为小霸王文化的股东,陈健仁已于今年1月从该公司退出。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小霸王复出失败的原因很简单,虽然小霸王的品牌影响力还在,但是其本身的市场优势已经不复存在。“对于国内来说,大家的游戏消费习惯依然还是以电脑为依托的多功能电脑游戏,单纯的游戏主机相对较少。一方面,国内游戏厂商没有为游戏主机开发出叫好叫座的产品;另一方面,中国电竞产业也还没有完全发展到成熟阶段。”

同时他指出,游戏主机是一个需要花钱的产业,资金不足资本不足也必然会出现问题。虽然小霸王再次研发游戏主机是一次失败的尝试,但未来应该还是会有厂商在游戏主机上面进行制造、生产,“小霸王不是第一个,应该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昔日风光不在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小霸王横空出世,售价在300元左右,是任天堂红白机的三分之一。同时小霸王还聘请成龙担任代言人,“望子成龙小霸王”广告词曾家喻户晓。

依靠极高的性价比和强有力的营销推广,小霸王迅速抢占了国内游戏机市场。根据公开报道,1992年-1995年,小霸王的销售额累计超过了15亿元,市场份额最高时曾达80%。魂斗罗、超级玛丽、大力水手等诸多经典游戏,成为一代人的童年回忆。

随着1995年段永平等核心人员的出走,小霸王“元气大伤”,以致在面对同行竞争时,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据了解,1995年科王等小霸王的山寨机用相同的机型、更低的价格抢占游戏机市场。到了1998年,一台“山寨小霸王”的价格低至90元,不到小霸王的三分之一。与此同时,小霸王还面临VCD的冲击。

1996年,随着时代的发展,VCD开始在国内家庭普及开来,同期销量为600万台。并且相比卡带,VCD不仅功能更齐全,且光盘数据的容量要大得多,一张光盘可以包含500多款游戏,性价比极高,再次侵蚀了小霸王的市场。

2000年游戏机销售禁令的提出,更让小霸王“雪上加霜”。

2000年6月,文化部、公安部、海关总署等7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意见提出,为了防止青少年沉迷游戏,自本意见发布之日起,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生产、销售立即停止,任何企业、个人不得再从事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的生产、销售活动。

在此背景下,小霸王昔日风光一去不复返,公司业务开始向教育、数码、厨电、家电等领域拓展。

然而,靠“山寨”起家,研发能力薄弱,转型之后,小霸王更是没什么核心技术,只能依靠贴牌售卖电饭煲、电磁炉、电热水壶等卫厨电器。

放眼彼时的厨电、家电市场,美的、格力、海尔、老板等巨头云集,教育领域又有步步高等新型学习机“异军突起”。没有核心业务、缺乏核心竞争力的小霸王由于跟不上时代发展步伐,逐渐被市场“淘汰”。

随着2016年小霸王游戏机业务“复出”失败,背后股东陈健仁及其产业似乎也遭到重创。

近年来,益华控股业绩持续亏损。2016年-2018年,益华控股的净利润分别为7318.5万元、-1150.2万元、-11738.6万元。到了2019年,益华控股的亏损幅度进一步扩大,其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为-5.83亿元,其中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为2.87亿元。

2020年8月18日,益华控股的股票暂停交易,当日总市值仅为1亿港元。截至11月12日,益华控股的股票仍然处于停牌期间内。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