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原标题: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 Leisure ]

散淡

昆明古滇是一个让人散淡的地方,

我自己的解释是:

眼神散+内心淡。

去那度假的人都有体会:

抬头看云,

因为蓝色过于清澈明亮,

云就难免疏朗散淡;

低头看花,

因为野地过于油绿漫布,

花就难免绚烂散淡。

到处都是让人走神的地方!

国庆时我早班飞机去昆明,云和花的故乡,舷窗外正在日初。我就这样对着云海和金边,痴痴守了半小时,之后又忍不住对着手机发呆,边看边鞭策:最后一眼。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展开全文

这里的云像是有生命,变化极快,才盯着偷看了一会儿,就长出眼睛嘴巴来,倒“偷看”起我来了。它不知道,这次我就为了去七彩云南·古滇名城“养老”,我要的度假,关门有清闲,开门不孤单,好看、好吃,又要好玩。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到了古滇,才明白什么是沈从文说的,“见过云南的云,便觉天下无云。”不过,这次行程的路途比我预想花的时间要长一些,因为,我一看路,就在看花...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七彩云南·古滇名城实景图

毕竟是春城,让我这个外貌邪会走在路上,都花痴得正气凛然。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女人们有时候会抱怨情人节的玫瑰中看不中吃,在云南,就完全不需要有这样的问题!玫瑰花饼超好吃,再浪漫的情人节都留不过夜,我要的是当地鲜花做的湿软版本。

从汪曾祺笔下美食慢慢吃起

养老式度假:

关门有清闲,开门不孤单。

好看、好吃,又要好玩。

年轻,最难是慢。古滇的慢,得从与生俱来的人文环境说起。我带着汪曾祺的书去的昆明, 汪曾入滇生活7年,也是他晚年的最美时光。 汪曾祺这样一个近现代著名“美食博主”,杰出贡献有两件,一件小事,让高邮咸鸭蛋出名。第二件大事,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中国云南菌子好吃。看书识吃,我最初去云南吃菌子,就是照着他的品味来的。说散淡,那汪曾祺是这个词语最佳代言。大约因为他出生旧时地主家,家境算得上殷实,富贵闲人的性格,懂吃是起码的事。

于我而言,昆明的滇池边,无野心是常态。这次我在七彩云南·古滇名城COLORFUL LIFE2020古滇生活季 彻底体会到了:偷得浮生半日闲,是日常。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七彩云南·古滇名城实景图

云南人不争,可能因为物产极度富足的原因,夸张说门口靠捡野果野菜也能生活。我入乡随俗,要么浮在滇池上看风景,要么随当地人“烤太阳、吃茶、冲壳子(云南方言:闲聊)。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令我最舒坦的旅行方式,就是如此。Wandering、无所事事、还有吃各地的菜。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汪曾祺这个博主有个怪癖,生人话很少,熟人狂聊吃。我跟他不熟,全靠看书混熟。

我这次在古滇活力小镇的“怡心园”吃上汪曾祺写的超美味“牛肝菌”:“先来看牛肝菌,色如牛肝,生时熟后都像牛肝,有小毒,不可多吃,且须加大量的蒜,否则会昏倒。这种菌子是联大食堂里的一道菜。有个女同学吃多了牛肝菌,竟至休克,可能是大蒜放少了。”

菌菇火锅里,牛肝菌边上我看到了翻滚的蒜,就定了心。我敢打赌,全世界的人都没有云南人烧菌子专业。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他在太多的文中,明里暗里都偷藏着昆明食谱。在《昆明的雨》中说是怀念雨,却用极大篇幅写着菌子。吃货之心昭昭,毕竟快递不便的年代,哪里能让菌子,48小时从山野到城市餐桌。离开昆明后近40年,他反复读取舌尖记忆,而后记录下的昆明美味,仍能勾起我的食欲。他写,牛肝菌要多放蒜炒,吃起来滑、嫩、鲜、香。同类的青头菌,价更贵,格调也更高。鸡枞菌是菌种之王,味道鲜浓,无可方比。而干巴菌撕成细丝,和青辣椒炒。鸡油菌在众多菌种只能做配菜。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馋虫上脑,当年汪曾祺冲着沈从文,恍恍惚惚报了西南联大,才 十九岁。 甚至于,在备考行囊中,除准备考大学的教科书,只带了两本书,一本《沈从文小说选》,一本屠格涅夫的《猎人笔记》。沈从文那时候是一个小学文凭,没有著作的,从乡下来的人。谁敢聘请担任大学教授?看过《无问西东》的的都知道,唯有西南联大,真正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地方,只存在八年,确实中国教育历史上的珠穆朗玛峰。昆明,这座边陲小城,鸿鹄之志少有,百姓过日子原本就散漫至极,但这里有百年间,也不可复制的文人风气。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联大的学子,除却学习,就是下课后去泡茶馆,亦或者无目的地到处游逛,他们将此称为Wandering。时空交错,云南出茶之外,也是全世界最全的咖啡宝库。汪曾祺说的昆明,不论是市井、人文、美食亦或者山色园林,都和北平、上海太过不同。

循着汪曾祺的足迹,早晨我手握云南古滇名城活力小镇半山·健康生活馆旁的大师咖啡,就这样沿着昆明老街一路吃喝一路走。那清幽野草地味,是风土的馈赠。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我对昆明的美妙幻想、绝好印象,或多或少源自汪曾祺的文里。“初到昆明,手上有余钱,一到星期天就出去到处吃馆子。汽锅鸡、过桥米线、新亚饭店的过油肘子、东月楼的锅贴乌鱼、映时春的油淋鸡、小西门马家牛肉馆的牛肉、厚德福的铁锅蛋、松鹤楼的腐乳肉、‘三六九’(一家上海面馆)的大排骨面,全都吃了一个遍。”

在昆明小酒馆子里,绿陶小碗里的二两酒,饵块摊子上的带炭火味的烤饵块。在正义路上的那家无名汽锅鸡,小西门马家牛肉的牛舌,以及牛肝菌,苋菜和各种奇怪虫子。古滇味,在诗中描写得明明白白。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往返昆明多次,我也曾试着寻觅汪曾祺笔下的昆明美味。然而, 护国路卖“锅贴乌鱼”的东月楼早早歇业,华城南路与武成路交接处的映时春馆子内的油淋鸡难寻。玉溪街城改后不见了,卖馄饨的摊子上美味的凉鸡彻底凉了。正义路近文庙的过桥米线、护国路的炒米线,青莲街的羊血米线,西南联大教授宿舍对面的加西红柿鸡蛋的米线,更是难寻其踪。

不过80年时光,大多馆子已悄然消失,汪曾祺笔下的“培养正气”的无名汽锅鸡,据说是是重建了,如今名曰福照楼。楚雄武定鸡,也许是改用了大理无量山的鸡。

汪曾祺笔下唯一美味留存完好的,是吉庆祥的云腿月饼。一想到,我就馋起怡心园宣威火腿做的卷,我吃几个都不厌。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如今,我也只能叹息,昆明的老餐馆存活周期实在太短。还好,昆明菜不论过多久,都是好吃的。汪曾祺笔下的小馆子关了门,换了另外好吃的馆子又开启,随机出现在昆明的某个唧唧旮旯里。

昆明菜,和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搭不上任何关系。最重要的云南食材们之间得天独厚的天养滋味。以至于每次点餐都有种开盲盒的愉悦。再加上云南人看似胡乱拼搭又毫无章法的烹饪方法。古滇味总能令我舌尖折服一百回。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滇池鳜鱼的飞鳍笔直一挥,好像在说Bingo!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这可是能吃到水性杨花的地方,听起来吃哪补哪,适合我这种凡事过于认真的人,身心缓缓。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恰好,滇池里的银鱼肥、虾米脆,牛肉火锅加了甜薄荷,真是抚慰人心。按照江浙做法来说,鲜嫩的鱼,清蒸最佳。但偏生怪哉,滇池、洱海这些云南湖水里,总有一种小银鱼舍不得长大,肉质鲜嫩,但清蒸未免太小题大做,于是裹上蛋液免费,油炸处理。香脆可口,又不会太腻。云南人做菜像极了一场场大跌眼镜的趣味试验。在家我也偶尔采几片薄荷调酒做Mojito,但云南人比起西方人可大胆太多。直接用薄荷入火锅,或者直接下油锅炸一大把薄荷,混着炸丸子吃,肉香和薄荷香混搭,除了香便是脆。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我被生豆泥的酥美征服,想不到毛豆也可以变“懒豆腐”那么温柔。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古滇名城这次的生活季集结了大量奇趣“摊主”,美籍业主自己做的比利时巧克力酱多娜甜甜圈漂亮,他一口台湾腔自夸:“好好吃啦”。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我见色起意,配杯冷萃做饭后甜品,吃完感觉天空是七彩的。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在孩子的笑声中,《图书馆奇妙夜》到了尾声,天色渐暗,我跟着阳光合上书。况且我从不在深夜读汪曾祺,怕饿到叫一堆外卖对抗馋虫。

住在这里就是旅行

不用一口气踩完所有景点,也踩不完!

夜里古滇名城生活季里,篝火燃起,孩子们跑去看《绿野仙踪巡游》,而大人们去听80后复古音乐会。

那是“拾光畅乐夜篝火”,复古音乐会里全场起舞,人与人之间的隔阂瞬间消失。好多大人带着孩子去拾光供销社的摊位买东西,款项10%是捐献给七彩云南留守儿童关爱基金。小小的种子也会发芽。

同行的朋友告诉我,这里是有风景有吃的,随时推门就能“看世界”。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此时,夜有了“诗意蓝”,那也是古滇一直在推广的云南手作大师色。《图书馆奇妙夜》,《绿野仙踪巡游》,以及全国文旅大师的分享,古滇都会找来。

时隔81年,昆明依旧是那个游人充盈的城市。毕竟云南常规旅行线路规划中,逃不开的是“昆大丽”。虽说是一条旅游连线,但总感觉昆明是被忽略、被压一头的那个存在。比起大理的山海风花,丽江的绮丽多情,绝大多数人只是把昆明当做了中转站。不过是飞机暂停后,睡一晚,次日吃个招牌过桥米线就换乘离开的城市。至多,行程list上再加个看石林和逛花市。

如果我说,我要飞去昆明晒太阳,阻拦的人肯定比赞同的多。更有甚者,会说如果不是转机才不会想去昆明。每当此刻,我总想甩一篇汪曾祺散文去回应。昆明,的确没有大开大合的天地壮美,但市井中的散淡悠然,怪味满街,这才是我爱昆明的核心。忙着赶路的人,是绝感受不到的昆明内核。也不会在走马观花中,觅得笔下那个奇怪又充满温情细节的昆明。

大约是太慢、太漫无目的、又毫无激情感,常常被朋友嘲笑,我哪是在旅行,明明是在养老。而,作为空中飞人的我只想大喊:我爱养老!

旅行绝非是一口气踩点完所有景点才算是优秀旅行者。我是无法做到军训式完成旅行所有清单的,更多时候,我宁可躺在一张看得见风景的床上,哪儿也不去,就是窝懒。即便有人说,我这是浪费假期。我只想借用汪曾祺的话我的情绪:

“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

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况且,美的东西,你也踩不完。

在昆明古滇名城慢下来,感受云南的自在与舒坦。不必去打卡热门多A的景区,最重要的是,要交几个昆明朋友,由着他们带你摸进老街巷尾里,探寻一口古滇美味。昆明人对从小生活到大到老的城市,熟悉到不像家乡,倒像是诗意远方。我的昆明女友常常理直气壮地自嘲“家乡宝”,理由充分:住在有吃有喝可以慢慢溜达的昆明城,哪里值得自己外出去流浪。

最近,广东朋友发了篇文给我说,全中国最快乐的年轻人在广州。我回了一句,全中国最懂慢生活的年轻人在昆明。我想过养老的无数种可能。“度假养老”方案呢,就参考汪曾祺笔下令我憧憬的散淡老昆明:白天闲着,看书,或者搬一个小板凳,坐在廊檐下胡思乱想。有时看到庭前寂然的海棠树有一小枝轻轻地弹动,知道是一只小鸟离枝飞去了。约好友,躺在草地谈诗歌、哲学、和暧昧情事。肆意享受着昆明独特的自在与舒坦。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春赏樱、夏避暑、秋观叶、冬避寒。春天去爬西山,冬天就晒晒太阳,看看云,喂喂红嘴鸥。 在古滇名城里,还有古滇温泉山庄,冷了就是泡泡汤。最重要的事,要保养好我的牙,做一个牙口不错的老太,散步去吃小锅米线、烤饵块和野生菌火锅。毕竟生活在云南,没有一个好牙口相当于错失了一半的云南的美。还有挑选去住到朝阳的房子里,随时都可以看云晒太阳。其他的细节,都不必多想,遵循昆明的散淡便是最自在的生活方式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七彩云南·古滇名城实景图

每一天忙忙碌碌的,看起来那么着急的我,竟也不负责任地走起了神。如果要我描述理想的度假,不应该有那些折腾,世界就在那里,我负责在古滇“无所事事”就好。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神 婆 问

你喜欢云南什么?

昆明古滇的度假跟天上无所事事的云和汪曾祺一样,只是Wandering就有全世界。 七彩云南·古滇名城实景图

“生活是很好玩的,

人活着,

就得有点兴致:

我们有过各种创伤,

但我们今天应该快活。”

——汪曾祺



Food Bless You!

中国国际美食博览会顾问

《神一样的餐桌》制片人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