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原标题: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绝对艺术》出品人:韩江涛

(记者 白爱军)近些年,随着网络如影随形的信息挑逗与轰炸,“孤独”日益成为一种难得的停顿与奢侈。一处处热门的网红打卡圣地在如织游人的灿烂笑容和模板化的小清新留影背后,既是一份纯然的“孤独”,也是在手机摄像头频繁闪动的夹缝间,无奈地发出一声深重的叹息。

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展开全文

沙溪古镇

而我理想中的纯然“孤独”,不只是一片寂静如墨的呆板与空洞。它更像是一处充满无限可能性的个体宇宙,其中不仅有深邃的黑色作为背景,还有恒星般炽热的明艳红色,也有行星上生机盎然的蓝色和绿色,以及流星疾速划破夜空时的冷峻银色……每个人都可以在这片无垠的宇宙中洞见真实的自我。

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来沙溪采摘松茸

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沙溪古镇火把节

我希望通过自己的设计,为每个渴望进入到孤独宇宙中的人,打造出一个真实的物理空间,并用它来承载所有纯净又迥异的孤独。

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沙溪古镇

云南沙溪古镇地处大理、丽江、香格里拉三大旅游区之间,作为茶马古道上的重要驿站,至今仍然保持着最原始的建筑特色,并被喻为“中国最美小镇之一”。绝对艺术沙溪客栈就是隐匿在沙溪古镇中的一处难得的悠然之所。

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沙溪古镇·绝对艺术客栈

绝对艺术沙溪客栈改造前是一处老宅院。客栈在设计上保持了沙溪古镇的本土风情,又使艺术与自然相得益彰。这里的客房,每一间都有独特的名字:春谷、春和、春锦、春岚、春霖、秋澄、秋芳、秋禾、秋华、秋曦……客栈从艺术的视角出发,结合当地的风土人文,打造了一个具有时空穿梭感的原创空间。

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一个人的阅读

一个人的阅读创建在云南沙溪古镇里绝对艺术客栈的观景台上,它是沙溪古镇的至高点,可以俯瞰整个古朴的沙溪,沙溪古镇四方街上的古戏台,黑惠江上的玉津桥……沙溪的历史与文化尽收眼底。当一个人在静谧、空旷的观景台上安静阅读,沉浸古今,便会让远方更远方,让生活更生活。

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客栈屋顶

一个人的庭院是一个人的阅读的延伸和升级。它的选址已经确定,将在明年年底与大家见面。一个人的庭院包括:一个人的阅读,一个人的书屋,一个人的厨房,一个人的餐厅,一个人的卧室,一个人的冥想空间,一个人的禅茶室,一个人的音乐厅,一个人的美术馆……

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它是一个适合放空与思考的空间,不空旷,也不局促,刚好能够装下一个人独处时,需要的所有的精神与物理维度。

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一个人的阅读

它可以让人远离都市的喧嚣,又无需车舟劳顿地翻山越岭,去寻找所谓的“诗和远方”。

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一个人的阅读

它不仅只是一个供肉身休憩的简单场所,更是一个适合放空与思考的地方。其中设置有不同结构的功能性空间,来与每个人内心里丰富的孤独需求相呼应:

或许是在米色基调的、一个人的书屋和阅读室里,读一本墨香清幽的书,安静的色彩荡漾出绵延的时光,寂寞的灵魂也会在这份放缓的幽静中,找到纯然的孤独所要归去的最终方向。

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一个人的阅读

或许是在一个人的庭院中,没有被高楼大厦切碎如利刃的刺眼阳光,古老木材的深棕色与鲜嫩生命的绿色,为倾泻而下的日光敷上一层如神祇般的柔和气质。在清晨,用心体味着露水缓慢消失在空气中的温润;至日暮,又看轻盈的雾气如何凝聚成黯淡色彩上的、一颗颗透明的珍珠。再配上一盏清茶、一段悠缓的乐曲,每个人都可以在每日必经的黑白轮回中,体味着自然所赐予的平淡禅意。

或许是在一个人的冥想室内,一盏幽暗的暖色落地灯、一只柔软的沙发,被黑色的宁静所环绕,让每个人都可以在镜子无限反射的多重倒影间,认识到那些被分散成不同层次的自我之像。

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一个人的阅读

或许是在一个人的厨房和餐厅里,看似形单影只的一只酒杯、一副刀叉和一对碗碟等,其间却都蕴藏着悠远且绵长的生动故事。它们来自世界各地的中古市场,带着时间所赋予的独特温度,如年轮般在一茶一饭间,向每个人舒展着自己的前世今生。那些古旧的质感或浅淡的伤痕,是遥远的历史为此刻的时间,所酿造出的一壶醇厚美酒。即便是在吃饭的时候,真正的孤独者,也可以用自己敏感的味蕾品尝出历史别样的味道来。

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一个人的阅读

或许在一个人的卧室中,浅淡的蓝色或绿色,会在你进入梦乡前的瞬间,轻轻地荡漾开来——自在自为的白天和万籁俱寂的夜晚,孤独是一种可以持续发酵的状态,即便在睡梦中,依然可以体会到孤独所蔓延出的宁静与安详。

我理想中的“一个人的庭院”,并不需要渴望孤独者的持续住宿:

每人只需入住一日

而在这段看似只有24小时的独处中,每个人其实都可以阅历百年甚至是千年的时光——离开琐碎事务的纷扰和手机上缤纷多彩的信息泡沫,只留阅读、冥想、自然、饮茶、吃饭和睡眠。也正是在如此“庸常”却又弥足珍贵的日常状态中,真实的“孤独”会在不同人的灵魂深处,被提纯成一块块形态各异又明净无比的琥珀。当住客从“一个人的庭院”离开时,这款琥珀会将不同维度的孤独宇宙包裹起来,并将其中的缤纷色彩映射进每个人此后漫长的人生之路上。

韩江涛:吾日三省吾身,在一个人的庭院中冥想

一个人的阅读

在一个人的庭院里点一支香、沏一杯茶、煮一壶咖啡、放一首歌、打开一本书……浩瀚星空将与你为伴。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