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醒悟就晚了:我们为什么要跪地求生?

原标题:再不醒悟就晚了:我们为什么要跪地求生?

王建平:每日一文:《感知论第五部》(74)

我们能成功地生存吗?

我们存在着,就不得不经历生死,这是我们无法改变的“客观规律”。但我们仍然想要了却生死,那就是要生得彻底,死得明白。也就是从此再无生死的困惑,在宗教理念中,了却生死是最重要的概念。我们非常想要了却生死,因为无论是生还是死,都是很为难的事情。我们怎么才能生得好又死得好,这是我们最想解决的问题,这是人生在世最大的两个问题。

生存得好是我们最大的愿望,为什么有这个愿望?是我们都生存得不好,即使有少量的幸运者,也生存在不好的环境中,他们相对好一点的状态也岌岌可危。正因为生存是困难的,我们才会努力想要生存好,正因为生存不容易,我们才要竭尽全力来生存。也就是说,正因为我们不会生存,我们才要学会生存;正因为我们很难生存,我们才要执着生存。我们将生存的困难视为挑战,我们与生存之间是一场旷达几十年的抗争。我们能成功地解决生存问题吗?实践证明不能,我们并不能保证自己的生存,不仅仅是生存资源不够使用,任何生存条件引发的问题,都迫使我们放弃生存。一个病毒的感染与传播,就会引发一场死亡的灾难。我们极为脆弱的生存链条说断就断,我们的生存抗争显得不堪一击。事实上,世界上任何困难的存在都不会长久存在,越是困难的存在证明并不适宜存在。没有一种不适应的存在活动会长期的存在,存在是为适应存在者准备的家园,存在绝不是为不适应存在者备下的战场。

我们给自己选择了一种不宜存在的生存活动,我们让自己的存在成为一种困难的存在。我们根本未加考虑就开始了艰难的求生方式,我们将自我生命的存在置于存在的对立位置。求取存在显得何其虚弱,世界上哪种存在不是理所当然又合该如此的存在,哪一种自然存在或哪一种物种是在艰难地求存而终于成功地长存?存在N亿年的存在是求出来的吗?存在又在向谁求取存在?被求取的存在是真正的存在吗?被我们求取到的生存是有意义的存在吗?我们没反过来一想,存在为什么要让我们求取才让我们得以存在?存在为什么让我们艰难地存在?是存在不适宜我们存在,还是我们不该存在?我们懵懵懂懂的求存之旅是理性还是非理性的?

我们在无数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中开始的求生方式显然不会是轻松的,我们不管不顾的求生活动给存在带来了什么?带来了各种并不适宜存在的剧烈冲突。我们从未考虑适宜存在的要求,我们只考虑自己求存的要求。我们强加给存在的各种异动带来了什么?带来了我们更加艰难的存在,即我们的所为又在加重我们生存的难度,我们的求存行为给不合存在的求存目的增添了更大的难度。单单是人类因为竞争生存权利而引发的冲突就足以使人的求存活动难以进行,还有资源匮乏和环境污染,以及生态失衡,哪一条都不能使人顺利生存下去,因此,我们的生存行为注定将以失败而告终。

那么,求存的人类为什么历经数万年,与其他生物一同存在到现在?我们是一直在求存吗?所有的动植物都在求存吗?如果我们与生物们都不再求存了,我们就都不存在了吗?我们是一开始就在求存还是有了生命意识以后开始的求存?生物们在求存还是我们以为它们在求存?生物们的存在性质与我们以生命而求存的性质是相同的吗?生物们会像我们一样主动地以主观意识来改变生存状态吗?我们怎么断定生物不是本质上的存在而是在与我们一样地求存?我们是存在的主体,还是存在的附属物?

我们从定义生命观念并求存开始,我们就从本质上与生物的存在主体身份分道扬镳。我们蜕去了存在主体的身份,转而开始向存在求生存,这就是人类本质异化的开始。我们依赖精神智慧开始了求存之旅,我们将自己置于生物的存在方式之外,我们活着与生物式的活着有了本质的不同,那就是我们的活着是另一种意义的存在,是另有目的的存在。我们与存在有了不同目的的生存动机将我们送上了一条不归路,我们实际上是存在的异端,我们的存在是一场存在之外的异动。试问,异动会持久和永恒地存在吗?我们的生存方式会迫使存在改变其存在吗?

认识到我们的求存行为不过是一场虚妄的旅行,这是人类觉醒的标志。我们回归到存在本体的位置上来,放弃虚妄的求存之举,这才是保证我们永恒存在的必然。(接下)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