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原标题: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雨季的和顺古镇,像一团泡在水中的棉花糖,软软的、糯糯的、湿湿的、毛茸茸的,还有一缕甜丝丝的味道。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庚子夏月真正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因为一个展览应邀到昆明,临行前三天,与客居云南的朋友通话,突然便生出去腾冲和顺看他的念头,于是立马改签机票、收拾行装、购买续航等,忙完已是晚上,早早休息,第二天一早五点多起床,便奔赴云南。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云南的第一餐是在机场,还颇具当地特色。济南落地昆明长水机场等待三小时后飞腾冲的航班,在一个叫云南特色小吃的店儿午饭,点了一个铜锅洋芋饭一个千张牛肉一个松茸汽锅鸡,知道这儿很难正宗,可第一餐也不能应付。千张牛肉超想象实在,密密实实在盘子里码了好几层,味道也不错,感觉很不象机场风格。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展开全文

进入和顺古镇,朋友老焦直接带我到了他朋友的客栈。在这客栈住的三天无疑是我最独特的入住经历。

小小的前后两进院古朴与现代结合,偏民国风,略小资,安逸舒服。已近黄昏,走廊茶室房间灯都开着,花玻璃的吊灯橘黄的光笼罩着走廊上墨绿色长椅,椅上随意扔着草帽抱枕,小茶几上摆满了烛台和干花、陶罐,进门的墙上用灯光打出来茨维塔耶娃的诗: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共享无尽的黄昏,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第二进院是老板自住,也是空着,小花园收拾的精致,绣球和桅子正盛开,几个草筐挂在墙上,插满了各种鲜花,一个小木亭桌椅上也摆了一些鲜花和多肉植物、放红酒的木架等,但结了蛛网,似乎很久没有用过。茶室的茶具各种茶品、矿泉水和红酒都摆好了,但整个客栈空无一人,像是一个热情好客的主人,在等着我们到来,这一会儿临时出去了。我们俩自己泡了一泡茶,几杯甘冽的生普下肚,旅途的疲惫尽消。老矫说他这个朋友不在镇上,是兼职的服务员来给收拾好了,有什么需要给她打电话,没需要自己睡就行,茶酒要喝自己弄,所有的房间都没有住人,爱住哪住哪。所有的门都开着,也没留钥匙,院子大门和房间门都没留,说出门时带上门就行,这儿安全。这种感觉轻松而诡异,新奇而独特。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我住的房间名初空,简洁干净,宽大的窗正对着一片高低错落黑瓦飞檐的屋顶,上方是黛色远山和无尽的夜空。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第一晚没有睡好。一个是换了新地方有陌生感,第二是不大不小的一个院子二层民俗,十多个房间,只有我一个人,花窗木棂、夜色长廊,多多少少心里有点儿发慌。山野古镇安静,时不时风声虫鸣,于是闭上的眼皮经常下意识的弹开。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老矫家就在几十米处,早餐带我寻了正宗腾冲特色"大救驾",他女儿当当给我讲此菜名字由来:传说吴三桂率清军打进昆明,南明天子永历帝朱由榔逃往滇西腾冲,清军紧追不舍,永历帝一行人钻进山林,狼狈不堪,饥寒难忍,后找到一农家寻些吃的,当时已晚,主人把家里最好的东西烩在一起,做成了由饵块、火腿、鸡蛋,青菜等合一起的饭菜,永历帝吃后赞到:“炒饵块真是救了朕的大驾啊。”当当讲的认真,我听的仔细,转眼她也十岁了,虽然这十年没见几面,但亲切无碍,她和我女儿麦兜一起便是麦兜响当当。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餐罢并不急于游玩,回家喝茶。我们都属于要孩子晚的,十五六年前,我们俩家四口,都没孩子,喜欢一起自驾游,那两年分三四次游历了十几个省,那时也没有导航,出门时往往没有目的地,没有目的,所以也不存在迷路,走到哪里就是哪里,江浙两广、庐山阳朔、西递宏村、龙脊凤凰、黄山竹海、扬州金陵……山川江湖,古镇村寨,很多难忘的回忆。后来有了孩子,大家忙于家庭事业,便少有相聚。大约当当两岁时,他关了公司,一家客居和顺古镇,不开客栈不开餐厅,随心的做点事情,女儿在镇上上了小学,他俩感情逾加笃厚,日日携手老街,感受古镇无尽的晨昏,食山莼饮清泉,赏美景吸负氧,真真的把日子过成茨维塔耶娃的诗。神仙生活人人艳羡,其实真如此也并不是多难,可能做到的廖廖无几。放下比拿起难。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老感情不必寒暄,喝茶便是喝茶。三人相对细品,东一句西一句,并不多言。他俩是茶中高手,老矫更多专注烹水冲泡、出茶分杯,其妻鸿也只偶尔一句:这款茶霸了些……这一泡刚刚好……在院廊里侧头可见山间云起雾蒸,不一会儿小雨便悄悄落了下来。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和顺古名"阳温墩”,有小河绕镇环流,改名“河顺”后演化为"和顺”,估计和"下门"雅化为“厦门"同理。古镇号称“绝胜小苏杭”,依山而建,规模宏大,古建鄰次栉比。民居、石桥均可圈可点,可我以为和顺石板路和月台最有特色,石路称为灯芯路,微凸的路面中间一条平缓的石条,两侧则用当地特有大块火山石拼铺,具说中间灯芯状的一条是给老人和德高望众的人走的,当有老人中间缓行,他人自觉分流,真是中华美德撒满的小路。月台可不是火车站的站台,是半月扇形的平台,各巷道口或祠庙前不远一个,或大或小,半月弧形一面用石料砌了围栏,平边往往建有影壁或是建筑后墙,里边形成平台,台面用石板铺平,具说月台反映传统风水观念,有守住民居风水,以免人气、财气外泄的作用,平时则是人们休闲活动或晒粮打场的空间,现在晚上也有广场舞出现。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这里是汉族古镇,中原文化、西洋文化、南诏文化、边地文化交融,形成了独特的侨乡文化和马帮文化。著名景点有艾思奇故居、和顺图书馆、滇缅抗战博物馆和以弯楼子、刘家大院等为代表的中西合璧式古民居,详尽介绍百度都有,不赘述。

朋友二人陪我转了大半天,我以看为主,不写生不画画,随手拍些资料留念。我说了,这次来就是逛吃逛吃。

午餐是和顺美食代表土锅子。土锅子象北方什锦火锅,锅子是用泥土烧成,中间燃了木炭,锅内火腿、卷间、松肉、笋干、腊肉、芋艿、菌类、青菜非常丰富,吃时醮特色酸辣沾水,无比鲜美。当地多火山,又说土锅子中间的炭火表示火山,锅里的汤则是热海,很形像。锅子叫到朋友家吃的,摆在院内廊下,另有炒牛肝菌等几款特色素菜,两人半斤克地栳泡的小锅烧,听着雨浅酌慢饮,老矫花白须发衬托下的脸庞愈加红润起来。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第二天早餐去吃寸大妈稀豆粉。正是雨季,三人撑伞沿小菜市缓行,东看西逛,早市的蔬果新鲜丰富,一种土苦瓜没有见过,象翠绿的红毛丹,鸡蛋大小,毛茸茸的,很是可爱。当地节奏缓慢,街坊邻里,见了攀谈几句,到寸大妈的早餐摊儿,走了四十多分钟。

稀豆粉不稀,比北方稀粥稠的多,与茶汤相仿,刚好入口,金黄的豆粉浇上鲜红的辣油、翠绿的香菜,很有食欲。现在的老太是上央视的寸老太的女儿,也近七十岁了,老矫和她交流中得知去年底老太太走了,九十二岁。老太边说边在铁箅子上翻烤两个洁白的粑粑,木炭火烤,烤到两边泛黄,递给我们,告诉我要趁热撕碎放在豆粉里吃。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饭后散步去看了白鹭群和"千手观音",这里有非常多的野生白鹭栖息,一片密林中白鹭或栖或飞,怡然自得,似有仙气。"千手观音"是指这儿残存的一段茶马古道两边的大树,大榕树枝叶繁茂,千枝万条横空而出,正是"千手观音",雨过天晴,阳光滑过树梢,一片祥和宁静。沿途,重点看了颇具特色的洗衣亭,古镇小河上,隔不远便有一座小亭,小亭飞檐翘脊,装饰精美,立于水上,亭下用石条砌成田格状,格子中是清清的河水,至今还可以看见当地人蹲于石条上洗衣洗菜。老矫介绍,过去和顺男人总是跟马帮或下南洋,挣了钱之后要给在家的女人一点报答和呵护,便独自或凑份子在河上铺石修亭,女人在这里洗衣或洗菜能够遮风避雨,也让她们感受到男人的温暖和依靠,多年下来,这一条河上便有了很多大大小小风格不同的洗衣亭。小亭越修越精美,往往装饰有雕花、书法对联等,有一个亭子对联写的好:梦魂五夜萦乡绪,风雨一亭动杵声。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喜欢客栈二楼的一个阳光房,下午便早早回来,在平台懒懒的喝了半下午茶。阳光房满满的全是各种多肉植物,几大盘干花也做得非常有格调,旁边的书架上各类文学及哲学书籍。换上大短裤,晒着太阳,和朋友东一句西一句的聊着过去、生活、友情、生死……

不知道和顺纬度是否和地中海类似,晴天时傍晚火烧云象极爱琴海的天空。天黑的也晚,五六点阳光正好,八九点天色也是墨蓝。夜色终于笼罩,"阳温墩小酒馆”串串红灯笼亮了起来,与友去略略宵夜,回来早睡。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五月俗称恶月,多禁,正是送氲神的日子。阴历五月十八,与友游古镇中天寺并过斋,这是一座建于明朝的寺院,嘉庆年间寺中便设有中天书院,可谓底蕴深厚。机缘巧合,中天寺主持常周法师举办消灾祈福道场,友与之熟捻,得缘一睹盛况并禅室品茶。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寺中有两株清初老梅,细雨霏霏中如老僧盘坐,斋罢梅畔小憇,极目山下和顺古镇,老墙黑瓦掩映在苍翠之中,白鹭时时掠过,心境颇为安畅。有诗《中天寺晚坐》云:未解华严说,招提日照中。月明深院静,钟罢晚天空。此味初禅境,谁家一笛风?悠然心目远,尘市隔蒙蒙。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到了计划赶去昆明的时刻,老焦开出了他后视镜长了青苔的牧马人,专程绕道腾冲县城去机场,说是让我感受感受另一条路上的风光,细雨又起,白色的浓雾在山间飘来飘去,我一路只顾感叹如此似梦似幻的美景,到了机场,和老矫告别,他笑了笑说:这天气……走不了给我电话。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看来还是他有经验,刚进机场便听到有一个航班取消的广播,我乘坐的航班报的是延误,去问寻台打听,说是从昆明那边刚起飞又返回去了。驼峰机场修在山颠,这儿雨季天气变化莫测,这情况很常见。据工作人员介绍,上上周一个航班没飞起来,昨天也有一班过来的飞机,围着山转了六圈,又返了回去。以前我听朋友说起过,只当笑话听,没想到真的如此。坐在那儿闭目养神写点随笔,两个小时后,还是接到通知,今天所有的航班取消。以前延误的航班常见,真在临飞前一两小时被取消的航班还第一次碰到,有点失落,又有点小新奇。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和老焦再次见面,相对大笑,他说:天也留人,人也留人,回家喝茶吧!

再次推开客栈的大门,一切如故。我想起意大利之行随笔再见亚里托桥中曾写过:我喜欢这种刚刚离别便又重逢的感觉。这次这种感受更甚,客栈门仍然是虚掩的,仍然空无一人,回到我住的房间,看到除了床品和卫生间被收拾过,其他的东西都没有动,茶室的灯还是那么亮着,花还是安静的开着,时间似乎静止,我也似乎从没离开。

上帝也许拔慢了时钟,刻意让我在这样一个夏天细细品味和顺古镇,细细品味光阴渐微和生命味道。和顺的况味有着平和柔顺的意味,是自然无饰的滋味,是生活原本应该的样子。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樊磊·不远的地方——和顺况味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