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马“碰瓷”少林寺,是侵权还是炒作?

原标题:森马“碰瓷”少林寺,是侵权还是炒作?

近年来,与故宫、敦煌博物馆等国潮品牌相联合、捆绑,成为了不少企业借势营销的套路。曾红极一时的森马服饰也紧跟而上,于2020年8月前后推出了与少林功夫系列联名产品,却因此“翻车”,陷入“侵权”风波。

9月1日,少林寺官方机构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少林资管”)发布声明称,森马未经授权将“少林功夫”用于服装标签及商品名称,已经构成对少林寺知识产权的侵犯。同时少林资管注意到,近期在商业领域针对少林寺保护性注册商标的侵权行为时有发生。针对这一情况,其已委托律师事务所开展相关法律行动。

目前森马“侵权”与否尚难以定论,而在森马涉嫌“侵权”背后,反映出衰落的老牌服饰企业迫切自救的无奈。上半年,公司闭店750家,净利润同比下降97.01%为2159.63万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则为-5477.63万元,同比转亏。

森马“碰瓷”少林寺

9月1日,少林寺官方网站公布的一则声明,揭开了森马服饰涉嫌“侵权”少林寺知识产权的始末。

根据声明,嵩山少林寺唯一的知识产权管理机构少林资管表示,森马Semir各线下实体店、天猫“森马官方旗舰店”、微信小程序“森马官方掌上旗舰店”、拼多多“森马品牌店”,以及淘宝、拼多多等众多其他店铺均在销售“Semir国潮跨界合作-国潮少林功夫森马”系列服装。但森马在使用“少林功夫”品牌名称时没有获得少林寺授权,也未事先书面向少林寺提出意向。

森马“碰瓷”少林寺,是侵权还是炒作?

来源:少林寺官网截图

少林资管在与森马沟通无果后,认为森马未经少林寺及其同意,擅自将“少林功夫”商标使用在森马的服装商品及广告宣传上,已经构成对少林寺知识产权的侵犯。同时,少林资管指出,森马设计并生产、销售上述所谓“森马×少林功夫”联名款服装的行为,易使消费者误认为上述服装商品是少林寺授权联名产品或者与少林寺及相关合作单位存在特定联系,已经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由于近期在商业领域针对少林寺保护性注册商标的侵权行为时有发生,少林资管已委托律师事务所展开相关法律行动,并将视受影响状况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展开全文

据了解,森马上述少林功夫服饰上线于今年8月,最初接到社会投诉的时候,森马曾主动将相关线上平台的侵权服装下架,然而近期森马又在各平台网店和实体店重新上架销售了上述侵权服装。

截至9月8日,森马微信小程序、拼多多等平台仍在销售少林功夫段品制禅武系列服饰,价格为59元-299元不等。

森马服饰到底是否如少林寺所说涉嫌“侵权”?中国新闻周刊曾就相关情况向森马服饰进行核实,截至发稿前,对方尚未回复。

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孔磊律师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森马公司已经构成侵权。

他指出,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查询信息可知,中国嵩山少林寺于2014年11月5日申请注册“少林功夫”商标,该商标国际分类为25,用于“服装;内衣;童装;鞋(脚上的穿着物);运动鞋;僧帽(帽子);袜;手套(服装);围巾”。森马公司生产的禅武系列服饰上印有“少林功夫”或“SHAO LIN KONG FU”字样,森马公司的系列服装与中国嵩山少林寺注册的“少林功夫”商标已经构成近似,都是用于服装类。

根据我国《商标法》第57条第2款的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

在孔磊看来,森马公司可能将要承担三个方面的不良后果: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的处罚;中国嵩山少林寺可向森马公司主张侵权赔偿,赔偿数额按照中国嵩山少林寺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同时森马公司作为上市公司,侵权事件会对其商誉产生一定的不良影响。

业绩下滑

森马服饰成立于2002年,主营成人休闲服饰和儿童服饰,旗下品牌主要包括SEMIR-森马、巴拉巴拉,其中巴拉巴拉连续多年位居国内儿童服饰行业第一。2003年-2008年期间,通过邀请谢霆锋、TWINS、Super Junior-M等代言,森马服饰迅速走红,成为家喻户晓的服装品牌,并于2011年在深交所上市。

随着近几年国内外品牌和互联网的双重冲击,以及公司服饰缺乏设计感——土,Low,森马服饰品牌影响力一年不如一年,公司业绩大幅下降。

8月26日,森马服饰发布的2020年半年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57.34亿元,同比下降30.24%,净利润由去年同期的7.22亿元降至2159.63万元。对于业绩下滑原因,公司表示受国内外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境内业务利润下降,境外业务亏损加大。上半年森马服饰境内、境外营业收入分别同比下滑27.08%、44.34%。

值得一提的是,上半年森马服饰业绩全靠非经常性损益,报告期内,其非经常性损益为7637.26万元,其中政府补助高达5188.86万元。若剔除掉非经常性损益,森马服饰的净利润为-5477.63万元,同比由盈转亏。森马服饰预计2020年1-9月份的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下降80%-100%。

为了降低公司经营风险,避免公司业绩遭受更大损失,森马服饰拟“卖子”求生。

8月12日,森马服饰披露公告,公司拟作价6.79亿元向森马集团出售森开控股100%股权。由于森马集团为公司实控人邱光和、邱坚强、周平凡、邱艳芳和戴智约共同持股企业,该交易构成关联关系。

森开控股是一家控股公司,无实际经营业务,通过其下属的控股公司最终持有实际经营主体 Sofiza SAS 100%股权。截至2020年6月,森开控股净资产为-5.1亿元,评估值为-4.58亿元。

因此上述交易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深交所于8月14日向森马服饰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交易作价的公允性,对Sofiza进行大额投资后再向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出售该资产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情形等相关情况。

行业遇冷

近年来,随着“Z世代”(指在1995-2009年间出生的人)成为消费主力,电竞、二次元、国风等圈层文化的消费潜力不断展现。李宁、安踏、太平鸟等更是大玩跨界,与故宫、敦煌博物馆、电影IP《花木兰》等联名推出国潮服饰,圈粉无数。

2018年,凭借纽约、巴黎时装周,沉寂多年的中国李宁迅速出圈,一跃成为国货潮牌,吸引了无数年轻人的钱包。如今,森马本想借“少林功夫”等国潮联名实现翻身,没想到翻身不成反翻车,被少林寺公开指出未经授权。

通过本次事件,反映出以森马为代表的老牌服装企业亟待转型的强烈愿望。

伴随淘宝、拼多多等互联网平台的发展,以及ZARA、优衣库(UNIQLO)、UR等国内外快时尚品牌的进驻,传统服装企业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下游货物滞销导致存货严重积压。

森马服饰2011年的存货为10.96亿元,占总资产的比重为12.05%,而到了2018年,公司存货激增至44.17亿元,占总资产的26.66%。截至今年6月,森马服饰的存货为39.57亿元,占总资产的26.28%。

森马“碰瓷”少林寺,是侵权还是炒作?

来源:Wind

不管是纵向与往期相比,还是横向与同行相比,森马服饰库存周转率都较为低下。上半年公司的存货周转天数为223.1天,去年同期为171.05天,存货周转率下降至0.81次,低于同期行业平均值0.93次。

随着存货增加,存货周转率下降,公司的存货跌价风险也就更大。截至报告期末,森马服饰的存货跌价准备和合同履约成本减值准备合计约为7.74亿元,较期初增长了近3个百分点。

另一方面,由于货物积压、业绩下滑,森马服饰的门店数量有所减少,由年初的10257家降至6月底的9507家,半年关闭门店750家。

不仅是森马服饰,美特斯邦威(美邦服饰)、拉夏贝尔等曾经红极一时的传统服装企业的日子也水深火热。

靠赞助《一起来看流星雨》爆火的美特斯邦威,在2012年时门店数量高达5220家,2016年,其门店数量为3900多家,四年内闭店1320多家。时至今日,在美特斯邦威的财报中再也无法窥见门店的具体数量。上半年,美邦服饰实现净利润-4.78亿元,同比下降246.56%。

拉夏贝尔财报显示,上半年净亏损7.08亿元,线下经营网店数量为3667个,较2019年底减少1797个。由于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净利润为亏损,拉夏贝尔股票已于今年7月1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为何曾经家喻户晓的服装品牌逐渐走上边缘化的道路?

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以前休闲服饰行业相对单纯,品牌较为稀缺,森马、美特斯邦威、拉夏贝尔等企业能靠开店、营销迅速占领市场。现在随着市场全面开放,竞争激烈,传统企业无法跟上消费需求迭代升级的脚步。

“不是市场不行,市场永远在那里,做的东西不符合市场需求,最后很有可能被边缘化。”

程伟雄认为,在国内外品牌和互联网的冲击下,传统服装企业要想突围,最主要的就是精准定位,一定要先了解自身,把市场、用户研究透、吃透。目前一二线城市的市场处于完全竞争的状态,同时也比较国际化,部分传统服装企业不占优势,可以向三四五线城市下沉,使得品牌与用户需求相匹配,才能继续做好、做大。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