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造城运动”留下40多个烂尾楼,政府和开发商希望业主“自救”

原标题:昆明“造城运动”留下40多个烂尾楼,政府和开发商希望业主“自救”

因为早年的“造城运动”

昆明在快速扩张中

遭遇运营、环保、政商等各类风险

为后续大规模预售楼盘烂尾现象埋下伏笔

昆明“造城运动”留下40多个烂尾楼,政府和开发商希望业主“自救” 云南焦点 第1张

今年是别样幸福城业主等待复工的第6年(受访者供图 。图源:中国新闻周刊

在昆明

提起“别样幸福城”

几乎没有人不知道

自2011年开盘以来

该小区多个地块相继“烂尾”

让数千业主饱尝“别样”的“幸福”生活

昆明“造城运动”留下40多个烂尾楼,政府和开发商希望业主“自救” 云南焦点 第2张

展开全文

近日,春城晚报记者来到位于昆明市官渡区关上苜蓿路的别样幸福城4号地块工程项目部。目测之下,楼体的主体结构已基本完工,各幢楼也已封顶。但门口张贴的红色告示写明,“没有电梯,没有封门窗、通水电,业主们要万分小心。禁止4号地块业主以外的人员随意进出。”

昆明“造城运动”留下40多个烂尾楼,政府和开发商希望业主“自救” 云南焦点 第3张

随着5号地块业主长期“自救”实现交房,只剩4号地的12幢的1332户业主还守着眼前的房子发愁。根据购房合同,开发商应于2015年5月31日交房。然而,多年过去,开发商承诺的交房一直没有变成现实。有业主告诉春城晚报记者,1300多名业主中至少有三四百户是“刚需”。

业主陈女士告诉记者,自6月起,陆陆续续有业主搬入,还写了入住申请书,“至少不用再负担房租了”。据报道,当时入住的业主已经超过30户。

因为房子里没水没电,已经入住的业主们想了很多办法,每天到百米外一个私人的水管处接水,再用小三轮车运回去,水费共同分摊;洗澡就到附近的澡堂;要充电就在工作处或者找亲戚朋友帮忙;吃饭,就在工地门口建筑公司留下的一个临时窝棚里搭伙一起做饭,因为整块场地只有那里有电。

昆明“造城运动”留下40多个烂尾楼,政府和开发商希望业主“自救” 云南焦点 第4张

2020年5月,业主张女士带着孙子孙女住进烂尾楼 (受访者供图图源:中国新闻周刊

业主入住烂尾楼

在昆明已有先例

↓↓

昆明“造城运动”留下40多个烂尾楼,政府和开发商希望业主“自救” 云南焦点 第5张

几位购房者介绍,经他们统计大约有300多人购买了汇都国际三期的住房,不少人还是一次性付的全款。

2016年,开发商的资金周转出现了问题,导致工地停工,他们的小区也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烂尾楼。

2019年10月,据春城晚报报道,由于开发商资金链断裂,原本定于2014年12月交房的呈贡奥宸中央广场,主体工程基本完工后烂尾了,交房变得遥遥无期。

据业主吴女士和谭先生介绍,由奥宸房地产公司负责开发的这个片区一共有6栋居民楼、两栋写字楼、一个商业中心,共上千套房子都卖出去了。当时大约有300户人家已安装了防盗门,装修好的和正在装修的大约有100户,住进来的粗略统计有60户。

2019年4月24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云南奥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昆明香缇玫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公开选任管理人的公告》。2020年1月6日,云南奥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管理人文件显示,共有9014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申报总额达112亿元。

早年造城运动埋下伏笔

长期关注地产行业的自媒体人郝懋(化名)认为,别样幸福城烂尾背后,存在楼盘预售款监管不到位的问题。“全国大部分地区,楼盘预售款一般都受到监管,只有在竣工验收之后,这些款项才会全部进入开发商账户,以确保楼盘工程建设。昆明不一样,他们的预售监管几乎不存在。”郝懋撰文道。

今年6月,昆明市住建局宣布将出台《商品房预售资金监管办法》,“以确保房地产市场健康平稳发展,做好房地产政策储备,预防‘烂尾’发生。”郝懋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郝懋认为,昆明早年因为造城运动,项目数量大幅增加,部分实力不强的中小地产商纷纷涌进,在快速扩张中遭遇运营、环保、政商等各类风险,为后续大规模预售楼盘烂尾现象埋下伏笔。

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至2015年,除别样幸福城外,云锡金地、南亚之门、沸城、金恒财富广场、誉峰国际、奥宸中心、大宥城等一批项目加入烂尾楼名单;高峰时期,昆明市场上烂尾项目达40多个。

今年3月,云南省住建厅下发《关于全力清理整治烂尾楼的通知》,要求各州市住建部门于2020年4月30日前全面摸清底数和真实情况;制定切实可行的处置工作方案,确保全省“烂尾及遗留问题”全部清零。

《中国新闻周刊》就此向云南省住建厅一名周姓工作人员去电咨询,对方未透露具体的烂尾楼摸排数据,但提到别样幸福城有被统计在册。

政府和开发商:希望业主“自救”

“我们查阅了许多外省的处理方案,处理的经验大概是要一楼一策。”前述云南省住建厅工作人员说。其中,引进企业是盘活烂尾楼最为常见的手段。一份2018年的统计显示,过去几年,昆明累计有44个烂尾项目被碧桂园、保利、俊发、万科等实力房企并购并盘活。

“一些烂尾案例涉法涉诉,债权债务关系纠缠复杂,捋起来特别麻烦,所以每一个项目的整治,都耗时数月甚至数年之久。政府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主要是搭建平台,调整政策,做一些穿针引线的工作。”前述周姓工作人员解释称。

昆明“造城运动”留下40多个烂尾楼,政府和开发商希望业主“自救” 云南焦点 第6张

缺少防护的烂尾楼,楼层越高越危险,但多数业主依然选择入住自己购买的房屋。图为楼道里的张女士,她家住在6号楼601室。 (受访者供图图源:中国新闻周刊

在政府寻找接盘者期间,别样幸福城5号地块的业主走上了自救道路。据早前媒体报道,5号地块合同约定的交房时间是2015年12月份,但自封顶之后便持续停工;2015年至2018年,业主多次筹款自救,最终别样幸福城5号地块勉强达到入住条件,部分业主也得以交房入住。有评论称,别样幸福城5号地块是昆明首个业主自救烂尾楼盘的典型案例。

“自救也是我们提倡的一种方式。楼盘烂尾,根本的原因是资金链断裂了。在这种情况下,业主与其把钱拿去租房,还不如凑钱自救。”前述周姓工作人员向记者提道。

自救方案如今被摆到别样幸福城4号地块业主面前。今年6月15日,官渡区关上街道办事处召集业主代表、开发商昆明晓安拆迁经营有限公司等,专题研究别样幸福城4号地块业主自救等相关事宜。6月19日,晓安拆迁公司在烂尾楼中贴出告示:“公司也希望与你们一道积极想办法,共同努力实现早日复工,并参照别样幸福城5号地块自救模式推进复工和交房工作。”关上街道办事处日新社区居委会亦在同日贴出的告示中提道:“请大家树立信心,同心协力,早日启动自救流程。”

就政府前期所做工作和自救方案的可行性,记者向昆明市官渡区政府常务副区长、别样幸福城项目稳定和发展工作协调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赵昆去电咨询,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官渡区委宣传部负责人则回应:“现在区委区政府已经专题进行研究,但是具体工作不便对外透露,主要考虑是担心影响下一步处置工作。”

云南新闻网综合自中国新闻周刊、春城晚报、8099999等)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