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政协围绕民族民间中医药深入协商议政

原标题:云南省政协围绕民族民间中医药深入协商议政

省政协围绕民族民间中医药深入协商议政——传承和发展好民族瑰宝

 云南省政协围绕民族民间中医药深入协商议政 云南生活

近年来,省委、省政府重视和支持云南民族民间中医药工作,将民族民间中医药作为建设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提高全民健康水平的重要内容,持续强化政策和资金保障,积极开展民族民间中医药的抢救挖掘、保护传承、开发应用等工作,取得了良好成效,但与丰富的民族民间中医药资源相比,云南省民族民间中医药的发展提升空间十分巨大。为此,经省委同意,省政协今年把“云南民族民间中医药传承与发展”列为了重点协商议题之一。

经过前期深入调研和议政准备,近日,省政协在昆明召开“云南民族民间中医药传承与发展”专题协商会,并在迪庆、临沧、楚雄设置分会场,以远程视频形式开展深入协商对话。

走上发展快车道

中医药产业迎来广阔前景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强调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把中医药工作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2019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中医药大会上强调,要遵循中医药发展规律,传承精华,守正创新,加快推进中医药现代化、产业化。

正确处理好守正和创新的关系,发挥中医药在防病治病中的独特优势和作用。2016年,我国实施《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提升工程“十三五”行动计划》,致力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乡镇卫生院的中医药技术服务能力建设。截至2018年底,全国已有98.5%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97%的乡镇卫生院、87.2%的社区卫生服务站、69%的村卫生室能够提供中医药服务,县以下基层中医药事业迅速发展;全国中医药卫生人员总数达71.5万人,年诊疗人次约10.7亿;全国中医类医疗卫生机构总数达60738个,全国中医类医疗机构床位123.4万张。

与此同时,中医药作为成熟的传统医药体系,在促进文明互鉴、维护人民健康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近年来,我国先后向亚非拉近70个国家派遣了援外医疗队,每支医疗队几乎都有中医药医务人员,中医药以其在疾病预防、治疗、康复等方面的独特优势受到当地民众广泛认可,在流感、埃博拉出血热等传染病的防控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特别在今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中医药也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取得了良好治疗效果。据统计,在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超过7.4万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其中湖北省超过6万人使用了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90%以上。

展开全文

我国中医药的有效传承与发展,得益于党中央、国务院对中医药事业与中医药文化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推动。近年来,云南省委、省政府也把包括民族民间中医药在内的生物医药产业摆在了“八大重点产业”的首位,提出了打造千亿级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目标。

“云南是民族大省,我们有责任通过推动云南省民族民间中医药的传承与发展,促进我国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和繁荣。”省政协主席李江在协商会上强调。

对此,与会政协委员、专家学者们一致表示,云南要进一步把思想统一到习近平总书记对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指示精神上来,充分认识云南省民族民间中医药发展的优势和潜力,进一步坚定信心,以贯彻落实全国中医药大会精神为契机,加快推动云南省民族民间中医药的传承与发展。

正视优势与不足

云南省民族民间中医药机遇与挑战并存

在长期的实践中,云南省各族人民积累了丰富的防病治病经验,形成了以傣、彝、藏医药为主,苗、壮、白、纳西、哈尼、景颇、佤、瑶、回等民族民间医药并存、多元一体、独具特色的中医药体系,涌现出陈本善、黄传贵等一批名医名家,形成了一些在全国知名的名药名方,其中有127个国家标准民族药,包括家喻户晓的云南白药、血塞通、安宫牛黄丸、灯盏花系列等。

尽管云南省民族民间中医药发展具有良好基础和广阔前景,但委员和专家们不无担忧。大家一致认为,部分地方对民族民间中医药事业还存在认识不足、重视不够、办法不多、机制不顺等问题,亟需引起重视并加以解决。

通过深入多个州(市)和相关单位调研走访座谈,省政协调研组认为,由于全省各地经济发展不平衡,各地职能部门对民族民间中医药的重视程度不同,导致贯彻落实相关政策措施有差距,具体工作水平和成效也有差距。

此外,许多民族民间医药靠师带徒和口传身授,传承内容零碎、不系统,加之一批名老民族医药专家相继年老退休或离世,现有民族民间医药经验和技法面临失传断代危险。

“以全国佤族主要聚居地沧源佤族自治县为例,佤医药辐射国内国外约100万佤族同胞,但佤医药传承正面临‘民族医生消逝、民族医方流失、民族良药消失’的局面。”临沧市中医医院副主任医师刘宝林介绍,目前能够开展佤医药活动的仅有60余人,更为严重的是没有1人具有行医资格,“一边是登门求医的群众,一边是‘非法行医’的严重法律后果,佤医药发展陷入两难境地。”刘宝林直言。

“以中藏医药为例,年轻的中藏医药专业人员无法充实,近几年毕业的中藏医药专业本科医学生就业较为困难,同时中藏医药高精尖人才和研究型人才缺乏,无法满足迪庆中藏医药事业、产业的发展需求。”迪庆藏族自治州藏医院院长姚晓武说。

“在全省2019年中医确有专长考核中,考核办法偏离民族医药实际,存在考核评价标准不公开、考核项目设置不合理、考生考核未进行现场评定、提前设置通过率等问题。”丽江市政协委员、市民族医药协会会长刘建勤表示,当前民族医药传承人进入医疗卫生队伍存在极大限制。

坚定信心、夯实基础

加快推进民族民间中医药传承与发展

协商会上,与会政协委员、专家学者和民主党派代表围绕推动藏、佤、彝、纳西等民族民间医药传承发展及中药材保护和产业发展等内容提出了32条意见建议。省卫健委、省科技厅、省药监局、云南中医药大学、云南民族大学等相关单位负责人现场就民族民间中医药发展涉及的机构建设、人员编制、执业资格、人才培养等问题作出积极回应。

“要迅速组织开展全省民族民间医药资源普查,收集和整理民族民间单方验方,建立民族民间医生信息系统;同时组织开展民族民间中医药传承人认定、管理和使用工作。”省政协常委、楚雄彝族自治州政协主席杨静建议,要从省级层面制定支持建设少数民族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民族医药传习馆、民族民间特色疗法体验馆等的政策措施,推动传承、保护和利用好民族民间医药理论、方药、技艺,培养民族民间医药学科带头人。

省政协委员、民革云南省委常委、云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治未病中心主任何渝煦建议,要尽快制定扶持云南民族民间中医药发展的中长期规划,出台保护传承和发展民族民间中医药工作的具体政策,明确民族民间医药传承人合法地位;要通过地方立法保障民族医药人才、资源和文化的传承保护;要设立专项资金,对全省民族民间医药资源进行抢救性普查。

“建议实施‘云南高品质中药材产区创新行动计划’,通过在中药材品种选育、良种繁育及规范化种植基地建设,同时注重林下中药材产业基地建设工作,打造高品质道地中药材产区,提升产区竞争力。”云南农业大学科技处处长、西南中药材种质创新与利用国家地方联合工程研究中心主任杨生超建议,要特别加大对纳西、哈尼、景颇、瑶等民族药整理力度,保护正在快速流失的民族药资源。

省卫健委主任杨洋在回应发言中表示,下一步,省卫健委将加快制定云南省民族医药事业发展的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民族医药医疗服务体系和人才培养体系,加强民族医药科研创新能力建设、文化建设和对外交流合作,不断提升传统医药影响力。

省科技厅副厅长高俊介绍,科技部门将通过实施冠军企业培育计划,培育龙头骨干企业,改变云南生物药企小、散、弱现状。

省药监局副局长琚健介绍,药监部门将支持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新药研发,动员相关医疗机构对名老中医的经方和长期应用于临床的协定处方进行收集、整理和筛选;进一步扩大中药、民族药特色制剂在省医疗集团、医联体、医共体的调剂使用范围,加大基层的用药力度。

高校代表表示,希望政府在学科建设、招生指标、定向订单、生均财政拨款、师资力量等方面给予支持,进一步提高民族医药科技创新人才储备。(记者 张潇予)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